王敦的唾壶与亚马逊的痰盂
2021-02-22 17:05:19

近日,中国痰盂成了网友热议的焦点。有网友截图显示,一款带有中国风纹饰风格的痰盂在购物网站亚马逊上售价60多美元,物品介绍称这是经典中国古董、工艺品。还称是1960年代中国传统的果盘,可放水果和红酒。这样的解说词让中国网友大跌眼镜。

这款痰盂,从图案纹饰上看,鸳鸯、荷花、红双喜,都是中国传统纹饰,的确是1960年代的中国风;从形制上看,大口、圆腹、高足,也是脱胎自中国固有的传统款式,但远谈不上古董。说到用途,大多数国人也只是用它来咳痰、盛垃圾或当便盆。除了结婚当天作为陪嫁器具,盛放糖果之外,在日常生活中,就算是贫穷的1960年代,也不会在一张条案或八仙桌上,摆着它来盛放苹果、香蕉,这不像话。

痰盂这个物件,历史悠久。它的远古身份是“唾器”,它是用来盛放唾吐物的,包括痰。在古代的餐饮活动中,则多它用来盛放肉骨鱼刺等食物渣滓,再小一点可盛放茶渣。所以,后世给这种用途的“唾器”命名为渣斗。

就考古发掘看,目前所见最早的唾器是安徽阜阳西汉汝阴侯墓中出土的漆盂形器。这款器具的形制和后来常见的痰盂、渣斗都大不一样。它浅腹,大口,有盖,若不是底部有铭文“唾器”,根本无法断定它的用途。

    考古发掘中最早的痰盂。

我们常见的类似亚马逊售卖的那种痰盂的形制,能见到的最早的考古发掘是江西清江武陵东汉墓出土的绿釉唾壶。这款唾壶,鼓腹,缩颈而口沿向外延伸,与现在看到的痰盂颇为相像。

此后,经过近2000年,渣斗和痰盂便在此基础上发展成现在的样子。不过现在已经很少见到这两个物件了,渣斗被骨碟替代,痰盂现在也很少有人再用。

史籍中,对“唾壶”多有记载。南朝陈最后一位皇帝陈叔叔宝写过一首诗,说明了它的用途:

侍臣乃执捧,良宾乃投掷。

就是要侍从奴婢们捧着的,给主君和宾客们使用的。这样的场景在古代书画中都有展现。唐末书画家孙位画过一幅《高逸图》,其中就有使用唾壶的场景。

唐代画家孙位《高逸图》中使用唾壶的场景。

在古代,唾壶是最为日常的日用物,汉武帝时,“出入起居,执器物,备顾问,皆用士人”,比如用儒者孔安国做侍中,掌唾壶,都以为是儒者之荣。为什么,因为唾壶是身边随时可用之物,孔安国任此职,能接近皇帝,对皇帝的影响自然也深(以其日与人主相亲,故浸以用事)。

《世说新语》还记载一个故事:东晋权臣王敦专权,元帝对他又怕又恨,便将刘隗、刁协引为心腹。双方互相猜疑。每次酒后,王敦便吟诵曹操的乐府歌:“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边歌边以如意敲打唾壶为节拍,壶边被敲得尽是缺口。

这也说明,唾壶在当时是日常生活必备之物,饮酒、清谈时,随手可得。王敦使用的唾壶,材质应该是瓷的,不然不会把壶边打得尽是缺口。

东晋时期的唾壶。王敦敲碎的那个,形制应该和这个相差不大。


王敦的这个故事后来成了一个典故,在古典诗词中常见。比如,1129年春天,金兵大举南下,高宗赵构从扬州渡江,狼狈南逃,长江以北尽归金人。张元干感慨时事,写下《石州慢》,其中有一句“两宫何处,塞垣祗隔长江,唾壶空击悲歌缺”,这最后一句用的就是这个典故:

徽、钦二帝又在何处?南宋和金只有一江之隔,形势危急。而自己与王敦一样,白白击碎唾壶,连悲歌也是欲唱不能。

清末大臣端方身边放着一个唾壶。

再说一下痰盂的材质问题。近日引起网友热议的那款痰盂,看样子应是50年前流行的材质:搪瓷的。在古代,老百姓用的唾壶大多是瓷质的,这在各地考古发掘中都有发现。如1955年南京梅家山出土过一件西晋时期的青瓷印花唾壶。

除了瓷质外,还有其他材质的。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汉献帝由西安辗转回到首都洛阳,曹操得知后,派兵将汉献帝接回自己的领地许县,还送了大量的“御用”之物。曹操在《上杂物疏》中记录了送了什么。这些物件中,就有“纯金唾壶一枚”、“贵人有纯银参带唾壶三十枚”,金唾壶是皇帝用的,银质唾壶是后妃用的。

皇帝才能用金唾壶,似是一种制度。永乐十六年(1418)时,对朱棣篡位登基有很大帮助的姚广孝已84岁,病重无法上朝,成祖“车驾临视者再,语甚欢,赐以金唾壶”。金器是皇室专用,这个恩赐算是荣宠之至了。

唾壶大小有别,日常所用自然较大,还有巴掌大的,那是上朝用的。有学者研究过,认为小唾壶是官员上朝用的。朝服大多宽幅大袖,笼一个巴掌大的唾壶,要用的时候,掏出来就用,用完盖盖儿,再笼入袖中,也不会让同僚觉得不适。

校对 苏云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