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头条】对话单人无协作登顶珠峰的中国攀登者:独自冲顶更换氧气瓶像在死神面前跳舞
2024-05-27 20:28

在海拔8848米、氧气稀薄的珠峰顶,马超无协作独自登顶珠峰的那一刻,他的内心无比激动,兴奋地摘下氧气面罩,大口地喘着粗气,对着镜头说:“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为了站在世界之巅,我用了12年。独自带着200斤的装备物资在昆布冰川五上五下,我用自己的方式完成了期盼已久的梦想。”近日,马超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12年前,他第一次在西藏见到珠峰时,就埋下了登顶的梦想,此后单独登顶过大大小小的山峰,包括世界第八高峰马纳斯鲁峰,“这次单人登顶珠峰特别艰辛,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幸运的是成功了!未来还想继续挑战更多8000米以上的雪山!”

第一次单人攀登珠峰

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马超今年39岁,来自内蒙古呼伦贝尔,之前从未登顶过珠峰的他,今年1月才有了单人攀登珠峰的计划,“紧接着,我就开始做一些高海拔的攀登训练、准备装备、训练体能,每天都在训练,一直到我进入珠峰大本营。”谈到为什么选择单人登峰,马超表示,自己以往爬雪山基本都是单人,本身也比较喜欢这种方式,“然后我找了尼泊尔的登山公司报名,获得了登山许可,但是没有跟他们的队伍。”

在正式攀登前,马超独自面对这座世界第一高峰,没有丝毫惧怕,反而很享受面对挑战的过程。由于是单人登峰,马超的登山周期从4月18日一直持续到5月18日,比其他人长一些。他说,如果聘请夏尔巴向导,他们会提前搭建好营地,准备好食物、睡袋、防潮垫等,“这些我都独自完成了,为了运输我的物资,我在C1、C2、C3、C4营地一共往返了5次,每一次都会把辎重往更高的营地运,因为我要一个人完成夏尔巴登山团队所要完成的工作,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也让我的身体充分适应了珠峰的环境。”

马超印象最深刻的是从海拔7000米左右的C3营地到7950米的C4营地的那段路程,“因为我是第一次走那条路,我背着4罐氧气、帐篷、睡袋、锅炉灶和冰锥等,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我不知道前路是什么样、距离营地还有多远、还需要多长时间、身体还能支撑多久,我也不敢把氧气阀门开得太大,在精神 上来说是非常煎熬的,感觉背包越来越沉。”马超说,那段路他背着50斤重的物资走了13个小时。

图片

马超在攀登珠峰

5月11日,马超到达C4营地,当他准备第二天冲击珠峰顶的时候却临时放弃了,“因为前一天走到C4营地,之后还需要自己建营地、搭帐篷、准备食物等,耗费了我大量的体力。”他记得,等到了12日早上准备冲顶时,腿突然抽筋了,连路都走不了。由于马超只背了4罐氧气到C4营地,无法支撑他在那多休息一天,于是决定立即下撤。

第二次冲顶成功

途中最难的是自己换氧气瓶

熟悉了道路以后,从C3营地到达C4营地,马超只用了6个多小时。5月15日,马超从C4营地出发,准备第二次冲顶。

当来到海拔8700米时,遇到了几近垂直的冰雪大斜坡,身后是被茫茫云海包裹着的大小山峰。马超不仅要保持自己的攀登技术动作,还需要时刻注意即将耗尽的氧气罐,“冲顶过程中最难的就是换氧气罐了,一般这项工作都是由夏尔巴向导代为完成,而我需要在缺氧出现幻觉之前,把氧气罐换好。”马超说,那时候的每一步都记忆犹新,感觉像在死神面前跳舞,如果有任何一个环节出错譬如氧气塞出现问题,后果将难以预料。

“那时候真的是硬着头皮上,我还设想过,假如遇到危险,永远留在山顶也挺好的。”

好在整个登峰过程中,马超的每一步都稳扎稳打,几乎没发生什么危险的情况,“除了从C3营地下撤到C2营地有一段垂直的冰壁,在下降的过程中脚下一滑,发生了滑坠,幸亏没有碰到一些凸起的冰锥。”

北京时间5月18日中午12点整,马超独自一人成功登顶珠峰!他略带疲惫地坐在珠峰顶,身后乌云密布,右手举着的国旗随着峰顶的寒风飘扬,左手拿着自拍杆环绕一周,记录下这对他来说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因为这一刻,马超等了12年。

图片

马超登顶珠峰

从广告行业转型户外领队

为单人登顶珠峰准备了12年

在喜欢上登山之前,马超经营着一家广告公司,“2011年我转行成为一名职业的徒步领队。”2012年,当马超第一次在西藏日喀则旅游时见到珠峰,就萌生了征服这座世界第一高峰的念头,“当时我就希望这辈子有机会能够站上顶峰,那时我才刚开始接触户外运动,也没想着立即就能实现。”

没想到,这个愿望埋藏在马超心中长达12年之久。此后,他几乎每年都要到珠峰大本营转一圈,“去的那些年也算是在慢慢考察吧,等待时机成熟。”

图片

单人攀登珠峰的马超

2013年,马超开始尝试登山,第一次挑战的是单人攀登四姑娘山,“我个人比较喜欢未知与探索的感觉,当时我用了10天,爬了5次四姑娘山。那时候我尝试直接从大峰穿越到三峰,累到不行,我还直接把背包从山上扔了下去,丢了好多装备。”

2017年,马超成功单人登顶了海拔8163米的世界第八高峰——马纳斯鲁峰,“这座山我在海拔6800米向上冲顶时,一直都是悬崖峭壁和垂直的大斜坡,没有机会放包使用氧气罐,导致那段距离我都是无氧攀登。当时我太想放弃了,甚至出现了一些幻觉,只能硬逼着自己走到海拔7500米。”

马超表示,这也是他不停磨练意志力,为实现单人登顶珠峰做准备的过程。“因为单人登峰的最大难度在于——没有向导,不知道前面的路是什么样,很多时候只能靠经验硬着头皮上或者自主创造有利条件。”

业内人士:单人登顶很困难

但可以实现

一位登山公司领队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单人无协作登顶珠峰确实挺难,“因为本身尼泊尔的路绳是通的,给他单人无协作登顶创造了有利条件,但他还需要来回运输物资、扎帐篷等,就对他的体能有了更多考验,也对身体素质要求更高。”

图片

马超在珠峰上拍下珍贵一刻

今年登顶了珠峰的陈先生向记者表示,马超单人无协作登顶珠峰一事确实是真的,“我在准备登珠峰的过程中,每天都会和队友讨论这件事。马超没有跟任何的商业队,完全是自己走,他的氧气补给都是自己搬的,我们在山下休息的时候,他经常在山上运输物资。”

陈先生说,“在马超登顶之前,我觉得他成功的概率不是很大,因为太难了,但后来他单人成功登顶了之后,我觉得他特别厉害,由衷地敬佩他。”一位曾经登顶过珠峰的登山界前辈也向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证实了此事。

马超说,在登峰路上,有1000多人见到过他只身一人,很多外国人看到他是自己一个人攀登,都会惊讶地说“Crazy!”尼泊尔官方预计将在6月初为马超颁发单人登顶珠峰证书。

马超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实现单人攀登珠峰,起码需要有独立攀登5000米至8000米山峰的经验,“因为高海拔瞬息万变,任何错误和闪失都会威胁到生命。”谈到成功的原因,马超认为自己的年纪正好处于攀爬8000米以上雪山最适合的状态,“因为我的经验和体力各方面都达到了一个相对巅峰的水平。”

如今的马超觉得,登山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是信仰,“未来我还会继续挑战单人攀登世界上剩下的其他12座海拔8000米以上的雪山。”

紫牛新闻记者 |徐韶达

编辑|张冰晶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图片和视频素材:受访者提供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