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儿医三十年④ | 江涛:经历儿科急诊百态,拯救患儿的初心从未改变
2020-11-20 23:10:21

孩子在地球上总是被人类看作晨起初升的太阳。因此,在南京市儿童医院急诊科主任医师江涛的眼里,儿科医生就是最典型的“朝阳行业”:为冉冉升起的小太阳保驾护航。

从医30多年来,江涛主任的双手,拯救了许许多多患儿的生命。那一次次的救治经历,或惊险,或感动,或难忘,被他珍藏在脑海里,随之化作更加丰富的临床诊治经验和更强大的动能和力量,使得他在工作中越发驾轻就熟。然而,他的初心却从未改变:“尽最大的努力,救治自己接诊的孩子,希望每个孩子都能平安健康快乐!”

儿科不只是“小儿科”

必须把握不同年龄段的特点

自从1987年参加工作以来,江涛主任已经在儿童急诊科的岗位上奋战30余年了。在漫长的儿科生涯中,他与各种各样的患儿打过交道,也收获了很多儿科领域独特的心得。

“很多人提到儿科的时候,会把它叫做‘小儿科’,其实这是不准确的。”江主任说:“儿科其实包含了不同的年龄段。比如,28天以内的一般被叫做新生儿,然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依次分为婴儿、婴幼儿、学龄前等阶段。”

儿科的涵盖范围自然是从新生儿开始,但上限却很难界定:“在小学的高年级阶段,孩子已经基本发育到了青春期前期。比较中性的说法是,儿科会涵盖少年到青年的过渡阶段,也就是16岁左右。也有人认为,现在小孩发育得比较快,到14岁就长成大人样了。”不过,也有个别极端的例子:“像一些小孩从小在儿童医院看惯了,和儿童医院的医生、护士相处得很熟,可能十七八岁了都还会到我们这里来看病。”

江主任告诉记者,正因如此,儿科医生不仅要对特定的年龄段了如指掌,还要对小孩成长全过程全面了解。“每个年龄段,哪个系统容易出什么问题,哪个部位比较脆弱,哪些发育尚未完成,都要心里有数。”

迅速准确判断病情的同时

还要有人文关怀

每个儿科医生,都必然会面对一个共同的难关:交流。都说儿科是“哑科”,小孩不像成年人那样能准确地描述感受和心情,有时病得难受,还会不住地哭闹。如何破解这个难题,对于儿童急诊科的医生尤为关键。

“小孩子哭闹是正常的,我们要做的就是首先对疾病的认识有一个基本概念。”江主任告诉记者:“对于人体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心、肺、脑。首先评估这三个器官功能是否稳定,才能继续考虑其他器官是否存在问题。在儿科急诊过程中万一评估出现患儿心脏方面有问题甚至严重突然停止跳动了,必须首先保证心脏跳动然后才能考虑其他问题,否则说什么都没用了。

在确保患儿生命安全得到基本保障的情况下,江主任会从比较常见的病症入手进行思考:所有的儿科医生都了解正常儿童的各系统正常运转是什么样的,并由此训练一些基本的思考方法:哪些系统可能存在问题?问题牵涉到系统里的具体哪个器官?按这个思路,就能有效地作出一些基本的判断和临床处理。”

不过,经验并不能解决一切的问题。有些时候,儿科医生还要考虑更多的事情。江主任说,有些患儿送来时已经需要做心肺复苏,至于能不能抢救过来,经验丰富的医生做上三五分钟,基本就有数了。“但有时孩子的家长接受不了,所以我们把心肺复苏的标准定在半个小时。”

心肺复苏对医护人员体力的消耗非常大,只能三五分钟换一次人,轮流来做,同时与家长反复充分沟通。“明明知道没有更好的办法,也要这样做,因为我们需要照顾家长的心情和对悲伤的承受能力。”

用精湛的医术

让孩子的生命发挥最大的力量

儿科外伤,是江涛主任在急诊中遇到最多的情况之一,甚至不乏小朋友的手被绞肉机夹到手等案例。除了需要他和科室其他医生的及时救治,有时还需要其他科室的医生们的支持,在多科室的共同努力下,许许多多的患儿顺利告别痛苦,回归健康生活。

几年前的一个病例,江主任至今记忆犹新。

那是一个从安徽农村紧急送来的患儿,到医院时,孩子已经奄奄一息了。原来,这个孩子和小伙伴看见大人务农用的叉子,觉得好玩,趁家长不注意就抢了起来,结果被叉子一下子刺进了身体里。孩子的奶奶发现后惊惶失措,立刻把叉子拔了出来,结果孩子血流不止。在当地的医院手术缝合后,患儿因为失血过多,生命垂危。当地的医院已经没有办法处理,只能建议救护车赶紧把患儿送到南京市儿童医院抢救。

“这次抢救,令我印象非常深刻。”江主任说:“不贫血的孩子,血红蛋白应该达到12g,好一点的可以达到15g,而这孩子当时只有4g了。”虽然在当地已经输过血,但由于长时间的炎症反应,加上失血后的血管通透性增加,患儿的血液由于巨大外伤刺激致机体产生强烈炎症反应导致有效循环液体在体内不断改变和损失。

情况十万火急,江主任带领全部班组医务人员对患儿的血管进行穿刺,接到体外做血液净化,以去除血液中的毒素,相当于安装上一套人工的肝脏、肾脏的循环系统,用最小设计流量缓缓处理。这场惊心动魄的治疗,持续了超过48个小时,患儿才渐渐从死神手中脱身,最终转危为安。

回想起这次重大抢救经历,江主任感慨:“这孩子能活过来,真是命大啊。孩子生命的力量顽强值得敬畏和尊重,家长和患儿都是我们医生的‘临床老师’。”

重任在肩

再累也依然微笑面对

常常有人对江主任说:“儿科医生辛苦,收入又不算高,为什么一直要做儿科?”江主任总是笑笑:“任何人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生活应该都没有问题。我关心的是在工作之中,眼前这个孩子能不能救得回来。”

江主任时常会接诊一些情况不是临床病情危重的孩子,一两个小时就要去看一趟甚至几个小时都守在小朋友身边。江主任走起路来往往是一路小跑。“但每当看到小孩状态好转,我心里也就很开心了。虽然很忙,但这种自豪的成就感不是用钱能买来的。”

在儿科工作了三十多年,江主任始终对自己的工作充满热爱。除了专业上的指导和管理上的叮嘱,他常常告诉自己带的医生、护士,要多夸患儿,多一点安慰和鼓励,让孩子的情绪更安稳,更加配合自己的工作,树立治疗的自信心,尽早帮助他们摆脱疾病的痛苦。

江涛主任说:“小孩子是最纯净最可爱的,只要他们病情平稳了,身体舒服了,你逗一逗他,他就会对着你微笑。看到他们的笑容,觉得什么都值得,世界是那么美好和希望无限!”

通讯员 于露露 吴叶青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蔡蕴琦 周碧莹

杨泽华 摄 剪辑 戴哲涵

校对 丁皓宇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