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头条】 “不能冤枉了娃”,一桩小事,民警追查3天还10岁男孩清白
2020-10-16 21:17:25

10岁男孩在被误会划坏了别人的奥迪车后,父亲赔偿了对方3500元,但是他很幸运地遇到了一位还他清白的警察叔叔。10月16日,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分局石井坡派出所民警邹兴华向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介绍了他追查三天还男孩清白的经过,“如果冤枉了娃,可能会让他一辈子有心理阴影,所以我还他清白,花再多时间都得去做。”男孩父亲称车主事后退了钱,也面对面给孩子道了歉,“他的道歉对孩子来说很有意义。”

奥迪车主报警称车被划了

监控视频指向10岁男孩

邹兴华向紫牛新闻记者回忆道,10月7日下午两点多,他正在值班,突然接到王先生报警称其停放在小区停车场的车被划了。接警后,邹兴华和同事立即赶往现场。“到现场后,看到那辆奥迪车车身前后左右,包括车门、轮胎上方的位置都被划了,并且划痕很深。”王先生告诉邹兴华,他的车之前没有被划伤过,他很爱惜车。于是,邹兴华就查看了事发停车场的监控视频,“看了好几个小时的监控,发现在停车期间,只有一个小男孩在车子周围转了一圈,也有用手去触摸车辆的动作。”从车辆停进停车场到王先生报警一共36个小时,监控视频中没有任何其他人靠近车,当时在场所有人都认为是男孩划的车。随后,邹兴华通过停车场的工作人员联系到男孩及其家长。

监控视频显示小男孩在车子旁边

男孩和家人很快到达现场,“我问小朋友 ,你有没有划车?他说没有,不是我划的。”邹兴华又问他过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车上的划痕?男孩表示并没有看到划痕,因为自己喜欢昆虫,在车辆旁边玩是为了捉苍蝇。

看过监控视频后,男孩父亲刘先生也认为儿子有划车嫌疑。于是,刘先生就和车主一起去了修车厂定损,并把3500元的修车费用给了车主。

民警追查3天事情反转

还了男孩一个清白

事情本该结束了,可邹兴华越想越不对劲,“车上有些划痕很深,10岁小孩没那么大的力气。”邹兴华告诉记者,第二天早上,他打电话询问男孩情况。刘先生称,儿子回家后情绪不好,也不怎么说话。

挂掉电话后,邹兴华再次来到停车场,将监控视频拷贝回来作进一步调查,“视频很大,有40G,光拷视频就花了三个小时,回来一直盯着看,看了两天半的时间。”邹兴华告诉记者,通过查看监控视频,他发现一个细节,“男孩靠近车时,手是放在衣服口袋里的,走到车后方伸手去摸车玻璃时手才拿出来,他摸的位置应该不是车被划伤的位置,之后他又把手放在衣服口袋里离开了。”邹兴华心想这是冤枉人家孩子了,这孩子明明没有划车。“我当时的想法就是要对这个小孩负责,小孩如果被冤枉了,可能一辈子都会有心理阴影。我一定要找到证据证明他的清白,花再多时间都得去做。”

为了继续调查情况,还男孩清白,邹兴华向王先生了解车辆的停留情况,调取车辆之前停过的停车场监控。在查看完所有监控视频后,邹兴华终于在10月5日江北区某地下车库入口处的监控视频中,看到了车辆在入口处已有划痕。“那就说明这辆车在进入停车场之前就被划了,只不过车主可能粗心没有发现。”得知真相后,邹兴华马上打电话告诉了男孩父亲,“我告诉他,你小孩应该没有划车,他听了很高兴。”

奥迪车上的划痕之前就有

15年老民警:

为了正义做一切都值得

今年48岁的邹兴华是云南文山人,19岁到重庆当兵,2005年转业到沙坪坝公安分局当警察,“当了15年民警,突然受到了这么多关注有点不适应,做的都是小事情。”邹兴华告诉记者,上一次受到大家的关注还是在2012年,“当时去抓一个贩毒的嫌疑人,抓捕过程中,我和嫌疑人从高处摔到一个很深的沟里,导致我右脚骨折,后来被评为伤残十级。现在不太敢跑,以前我在部队可是长跑冠军。”

民警邹兴华在办公

邹兴华追查三天还男孩清白的事在网络上传播后,得到无数点赞评论。有网友评论称:“大人眼里的‘小事’,可能是孩子心中天大的事情。能够不把孩子的情绪当小事,不把孩子的自尊当小事,邹警官不仅是优秀的警察,也是优秀的‘大人’。”“这个警察好棒啊,这不是小事,这很重要!小孩子最怕的就是被冤枉,不管大小事,冤枉一次都能记一辈子。”

对此,邹兴华表示,“这对我们来说是很普通的小事。网友的评论我看了一些,有些紧张,有点不好意思。但看到他们能感受到警察是公平正义、为人民服务的,我很高兴、很激动也很自豪。”

邹警官在办案

事后车主退了钱

还面对面给孩子道歉了

“实话实说,当时我的内心是存疑的,后备箱上的划痕位置比较高,孩子要是去划车的话,必须抬高手,但视频中他并没有做这个动作。”男孩父亲刘先生告诉记者,虽然有疑点,小孩也说不是他划的,但当时他确实没法证明这事不是自家孩子干的,“监控上看只有我家孩子接近了车,似乎也有触摸车身的动作。”刘先生说,当时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大家都在议论,不停地有人问各种问题,“他是个未成年人,我不能让他在这种场合继续经受询问。如果孩子做了错事,应该由我们家长承担责任,在孩子有安全感的情况下进行教育;如果孩子没有做错事,在这种场合,我也不能用‘闹’的方式解决,这样会给孩子留下错误的印象,以为解决问题就是靠‘闹’。”于是,刘先生就让家人带孩子先行离开,自己一个人留下来和车主协商解决,决定回家后再和孩子沟通。

“当时没法洗清嫌疑,如果再给别人留下抵赖的印象,那结果不是更差吗?”刘先生说,现在看好像当时不应该去认,但当时他确实没有别的选择。“我了解孩子的脾气性格,想着晚上回家之后好好沟通是可以问出真相的。”

回家以后,父子俩开始了一番促膝长谈,刘先生询问儿子会不会是衣服拉链不小心划到的,“他还给我分析说不可能,拉链要拉上去才能划得到车啊。”刘先生换了个思路说,“我已经付了钱,如果是你划的车,咱下次不干就行,我也原谅你。”结果,孩子还是坚持说:“不是我干的。”跟儿子交谈过程中,刘先生突然想起自家车上的行车记录仪会不会有证据,“因为我家车对面就是被划的车,只可惜行车记录仪里没有拍到清晰的画面。”

10月10日,刘先生接到了邹兴华的电话,得知了奥迪车划痕的真相,“我当时非常高兴,终于还了孩子清白。”刘先生告诉记者,当天晚上他和孩子去取快递时,途中遇到了奥迪车主,“他当场就把钱退给我了,还面对面给孩子郑重道了个歉,他可能是有点粗心,之前没有注意到划痕。”刘先生说,他的道歉对孩子来说很有意义,当时孩子还学电视里那种满不在乎的语气说了句“没事儿”。

刘先生告诉记者,这件事结局挺圆满,处理完以后,他们一家人还一起去吃了火锅。“真的感谢认真负责的邹警官,虽然事情本身不是很大,但邹警官一直觉得不能冤枉孩子,积极沟通,连续几天查阅监控录像,尽心尽力去寻找真相,还了孩子一个清白,守护了孩子心灵中的阳光。”

紫牛新闻记者|万惠娟

编辑|张冰晶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受访者提供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您有新闻线索,欢迎点击爆料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