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艾德维:U型复苏或是最好情况,经济刺激不是万能药
2020-06-30 16:56:31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大中华区首席代表艾德维怎么看经济复苏?

“急剧的经济衰退已经开始,我们可能正面临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萧条。”近日,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大中华区首席代表艾德维(David Aikman)在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

以研究和探讨世界经济领域存在的问题、促进国际经济合作与交流为宗旨的达沃斯论坛,素有“经济联合国”和“世界经济风向标”之称。然而,受疫情影响,2020夏季达沃斯论坛不得不选择推迟举办。日前,达沃斯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施瓦布教授授权艾德维先生接受了新京报贝壳财经的专访。在谈到经济复苏的预期时,艾德维指出,专家之间的总体共识大致是:经济复苏很可能是长期而缓慢的,U型可能是最好的情况。

艾德维进一步指出,人们不必对经济刺激政策过于恐惧,当然单独的刺激政策也不是万能药,最好的方法是建立结构合理且目标明确的支出计划。当前的全球卫生危机暴露了全球经济和社会长期存在的裂痕。公私领域需要更深入的合作,在共同应对疫情危机、实现“世界复兴”之外,更要全球各国为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形成共同的认识与行动。在明年一月举办的冬季达沃斯论坛上,全球政经领袖和年轻代表们将就这些问题进行磋商与探讨。

疫情或致大萧条以来最严重衰退,经济复苏或长期而缓慢,需全球各国共同合作

新京报贝壳财经:到目前为止,新冠疫情对欧洲和世界经济产生了多大的冲击?

艾德维: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及其导致的封锁已经在全球范围内造成空前的经济损失。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6月最新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将萎缩4.9%,仅在短短四个月内就下调了6.3个百分点。欧洲经济是全球衰退的缩影,数据显示,欧元区GDP在2020年第一季度下滑了3.8%。不过,经济刺激计划和其他经济措施正在遏制这种下降趋势。例如,5月下旬,欧盟委员会提出了7500亿欧元的经济刺激计划,该计划将与欧盟2021-2027预算的修订提案一起,帮助减轻新冠疫情大流行的冲击,并为可持续的未来奠定基础。因此,我们没有理由过于悲观。我们已经知道有哪些必须完成的艰苦工作,现在我们尽管去做就是了。

新京报贝壳财经:有业内人士和机构认为这次衰退的规模可与大萧条相提并论甚至超过大萧条时期。你如何看待这个观点?

艾德维:确实有理由担心出现这种情况。正如我们所讨论的那样,急剧的经济衰退已经开始,我们可能正面临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萧条。据《金融时报》报道,全球政府债务已经达到有史以来和平时期的最高水平。此外,许多国家的失业率直线上升:例如在美国,自3月中旬以来,四分之一的工人申请了失业,每周的新申领量远高于历史最高水平。但是,回想起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我对于我们的社会能否克服这些困难仍然持积极态度。我们需要更为深入的全球合作,我们知道这是可能的。疫情导致出现“经济大萧条”是可能的,但并非不可避免。为此,世界必须采取共同和迅速的行动,以改变我们社会和经济的各个方面,从教育到社会契约,到工作条件。从美国到中国,每个国家都必须参与,从石油,天然气到科技,每个行业都必须转型。简而言之,我们需要每个利益相关者积极参与到“世界复兴”中来。

新京报贝壳财经:全球经济尤其是欧美经济是否已走出最危险的阶段并开始复苏?

艾德维:坦白地说,正如数据所表明的那样,重新开放经济是一个比预期慢得多且困难得多的过程。经济学家创建了一个基于市场的数据表格来追踪美国经济陷入衰退和复苏的情况,例如消费者信心和申请失业救济金,均显示出一定的改善。但是,其他一些指标(例如衡量零售额的指标)却有所下降。同时,也有积极信号出现。数字显示,随着全球焦点重新回到经济重启上,欧洲股市在6月初大幅回升。目前,欧洲正小心翼翼地试着放松限制、重启商业活动。专家之间的总体共识大致是:经济复苏很可能是长期而缓慢的,U型复苏可能是最好的情况。

刺激政策不是万能药,放松封锁要循序渐进防止反弹

新京报贝壳财经:你如何看待最近世界各国纷纷出台的经济刺激政策?这些政策会带来严重的副作用吗?

艾德维:在全球范围内,几乎每个国家都在计划和实施刺激经济的一揽子计划,规模占这些国家GDP的少则2.5%,多至34%。可以理解的是,人们有一种“刺激恐惧症”,因为这些措施可能导致政府债务膨胀,住房市场过热以及形成僵尸公司。但是,历史证明,采取健康的财政措施既有利于短期稳定,也有利于长期繁荣。中国政府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推出的4万亿人民币刺激计划,是对当时经济问题的强力且及时的解药。当然,仅靠刺激并不是万能药,最好的方法是建立结构合理且目标明确的支出计划。

新京报贝壳财经:在各国经济复苏的过程中,应当如何保护中小企业和弱势群体的利益?

艾德维:中小企业对于世界蓬勃发展至关重要。他们占大多数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以上,每10个工作岗位中就有近7个来自中小企业。但是,它们又特别脆弱,在大流行期间,它们受到诸如需求减少,供应链中断和资金短缺状况恶化之类的挑战更大。

为了维持中小企业的发展、维持经济平稳运行,各国政府和组织都必须采取积极行动。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们看到了一些很好的例子。例如,瑞士为小企业提供了快速获得信贷和紧急贷款的机会,从而帮助他们抵抗这场健康危机的经济影响。除政府外,越来越多的金融科技贷款机构正在为中小企业提供一种新的贷款模式,该模式更快,更容易,效费比更高且更加透明,以保障他们在此关键时期具有财务弹性。

新京报贝壳财经:现在全球确诊人数已经超过千万,如果大流行继续下去,国家,企业和普通百姓应该如何应对经济挑战?

艾德维:正如WHO所认识到的那样,随着各国放松封锁的努力,我们面临着防止传播反弹的新挑战。考虑到围绕新冠病毒的众多未知因素,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保持警惕和循序渐进将是关键。数字化转型不仅是可能发生的“第二波浪潮”中维持业务运营的一种方式,而且是适应全球趋势的唯一选择。例如,有互联网公司一直在开发虚拟现实办公室,并相信这将成为未来的新常态。如我们所见,新冠疫情加速了我们向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过渡。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进一步开发各种技术的潜力,最终促进经济发展。

下届达沃斯年会将于2021年1月举办  聚焦“世界复兴”

新京报贝壳财经:接下来的世界经济论坛还将如期举行吗,还是会取消或转移到线上?

艾德维:我们计划在明年1月举行世界经济论坛2021年年会,主题为“世界复兴”(The Great Reset)。这次年会将是一次独特的“双峰会”:如果出行条件恢复正常,全球主要政府首脑和企业领导将有机会在瑞士达沃斯齐聚一堂。与此同时,它将以全球多利益相关方峰会的形式,由年轻一代参与者来推动“世界复兴”对话超越传统思维的界限,真正做到面向未来。

为此,世界经济论坛将吸引来自全球400多个城市的数千名年轻人,他们将通过网络相互联系,并可与达沃斯的政经领导人们互动。届时所有对话将实行对外开放的方针,将所有感兴趣的人们都纳入对话,使年会向所有人开放。

新京报贝壳财经:下届达沃斯峰会的主题所指的“世界复兴”是指经济复苏吗?除了经济方面,还有哪些重要议题?

艾德维:在新冠疫情的大背景下,“世界复兴”的使命包括要更新就业市场,恢复增长,重新思考经济和社会的方向和优先事项,思考商业模式的本质,推动全球资源的共享。“全球复兴”的议程包含三个主要部分:1)引导市场朝着更公平的方向发展; 2)确保投资促进共同的目标,例如平等和可持续性; 3)利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创新来支持公共利益,特别是应对健康和社会方面的挑战。

当然,经济复苏是摆在桌上的主要问题。但是,由于一些国家已经以新冠疫情冲击为借口来削弱环境保护和其他可持续性发展的投入,因此,我们需要一个框架来确保在重建阶段,社会和环境进步不会落后于经济发展。

新京报贝壳财经:后疫情时代的重建过程中,应当如何平衡经济恢复与社会发展这两者的优先级?艾德维:这场卫生危机揭示了我们的经济与社会长期存在的裂痕。是选择公共卫生还是经济?现在有一种在两者之间二选一的风险,我们也看到了一些迹象,一些国家将经济复苏的优先级放在确保可持续发展甚至保障公民健康之上。但是,在世界经济论坛的所有活动中,我们也看到许多企业和政府领导人愿意建立一个更好的社会,而且不是说大话,而是真的付诸行动。绝大多数人也都表示愿意为保护医疗人员和其他重要行业人员以及弱势人口(例如老年人)做出牺牲。许多公司已经加紧支持其员工、客户和当地社区,向他们以前曾经仅仅停留在口头上的“利益相关者原则”转变。

疫情呼唤深化全球公私合作,政府应落实可持续发展改革

新京报贝壳财经: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对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的合作提出了哪些新挑战?

艾德维:新冠疫情及其造成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混乱正在从根本上改变传统的决策环境。政府和国际组织迫切需要进行合作来同时应对这次危机的直接后果以及衍生影响。这场史无前例的危机所要求的公私合作水平也空前提高了。要重塑旨在应对未来50年挑战的全球合作系统,需要我们将全球社会的所有利益相关者纳入具有共同利益、目标和行动的论坛。这要求建立更强大、更有效的政府,尽管这并不意味着要建立更大的政府。而且这将要求私营部门参与通往未来的每一个步骤。

新京报贝壳财经:在推进全球公私合作方面,现在已经取得了哪些进展?

艾德维:大流行的一个积极结果是,我们看到企业表现出社会领导力。同时,全球各国政府也都在努力通过实施财政措施来帮助公司渡过难关。许多政府机构正在建立新的公私合作伙伴关系来治理新冠疫情。许多人认为,私营部门和公共部门之间的互动将更加紧密和有效。同样,我们也认为现阶段是促进人们对公私伙伴关系和利益相关者概念的认识的绝佳的机会。在疫情暴发期间,我们启动了应对新冠病毒行动平台,促进更多的公私合作伙伴关系,并动员全球企业应对疫情,支持WHO。该平台吸引了全球政治、企业和学术界的领导者共同努力,以减轻疫情最严重的影响,而且更重要的是,加快疫苗研发等工作的开展。这展示了后新冠时代全球政治和经济合作的发展方式。

新京报贝壳财经:在后疫情时代,我们应该如何追求更可持续的发展?最迫切的改革是什么?

艾德维:COVID-19大流行是人类的“火灾警报”,让我们了解到为实现长期可持续性和韧性的行动是多么迫切。近年来,我们看到有关可持续发展的讨论越来越多。但这些并不总是转化为实地行动,从而在言语和现实之间造成了鸿沟。我们已经看到,具有可持续发展思维的企业领导者正在表现更好,并吸引了更多的投资。这些企业领导者认为,企业的商业活动不是与广泛的社会和环境发展背道而驰的。我们相信,中国的优秀企业不仅能够着眼长远,而且会制定大胆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并实现这些目标。

在全球范围内,各国政府应实施能带来更公平的结果但又迟迟未能落地的改革。根据国家/地区的不同,这些措施可能包括修订财产税,撤销化石燃料补贴以及出台管理知识产权、贸易和竞争的新规则。此外,许多政府正在实施的大规模支出计划为促进可持续投资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机遇。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