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头条】景区发布遇难翼装飞行女孩搜救结果通报:降落伞未打开
2020-05-18 22:09:29

5月18日上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获悉,在张家界天门山翼装飞行失联的女生安安(化名)已经被找到,可惜没能生还,目前救援队正在想办法把女生的遗体运出。记者了解到,遇难女孩安安是一位极限运动爱好者,今年大四的她整个大学期间都在挑战各种极限运动,克服了恐高之后,累积了数百次跳伞经验后,她终于穿上翼装,像鸟儿一样翱翔。

得知安安遇难后,她的朋友表示,愿她如愿化作飞鸟。记者了解到,安安还曾签过人体器官捐献志愿书,希望能帮助到别人。

5月18日晚9点,张家界天门山5A景区官方微博发布最新通报:失联者降落伞未打开。遗体发现地点海拔高度约为900米,距离其在空中直升机上起跳的位置直线距离约2000米,相对落差约1600米。

失联第七天她的遗体被找到

根据景区发布的消息,安安于5月12日和另一名翼装飞行员从2500米高度的直升机上跳下,但在飞行过程中因偏离计划路线而失联。后由于安安飞行时并未携带定位设备,加上降雨大雾,地形复杂,搜救难度很大。据了解,安安在飞行中可能遭遇云层遮蔽视线,无法确认是否打开了降落伞。记者了解到,天门山有两条固定的职业比赛线路,而安安本次飞行线路是先经过一段高空飞行,再进入低空翼装区域,需要准确找到航线,相比直接从悬崖上起跳难度更大。

安安(左二)生前进行翼装飞行运动

随后,不少圈内极限运动爱好者都在帮忙联系搜救资源,在当地气象条件不佳的情况下联系无人机搜救。摄制组和天门山景区立即调动两架直升机和多架无人机在所有可能降落的山体上空进行地毯式搜寻。当天下午,当地政府迅速抵达现场开展搜救工作,调度消防队、蓝天救援队、摄制组、景区工作人员以及熟悉地形的当地村民第一时间开展联合搜救。

在失联第七天,搜救前方传来坏消息:人已经找到了,但是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据张家界应急管理局工作人员介绍,女生遗体是被当地村民首先发现的,参与搜索的蓝天救援队队员赶到后,向失踪女生的教练确认她穿着的装备,确认遗体就是失踪的女生,警方也赶到了现场。

5月18日晚9点,张家界天门山5A景区官方微博发布最新通报:失联者降落伞未打开。遗体发现地点海拔高度约为900米,距离其在空中直升机上起跳的位置直线距离约2000米,相对落差约1600米。

曾在接受采访时谈死亡:

面对时更加平和

记者了解到,遇难女孩安安是一位极限运动爱好者,不仅爱好跳伞和翼装飞行,还喜欢潜水、滑雪。从大学开始就不断挑战自己,尝试各种运动,是不少极限运动圈内人心里的“女神”。去年10月她曾接受一家户外媒体的采访,她形容翼装飞行的感觉“数百次跳伞经验,然后终于能像鸟儿一样穿上翼装飞翔”。采访中她曾说道,自己作为恐高症者,学跳伞大概耗尽了所有的勇气,但她同时也享受克服恐惧感的过程与和重力做游戏。“挑战自己并且做到极致时会有一种满足感,这种感觉在你面对死亡时更加强烈。必须做到万无一失,如果你是个追求完美的人,有那么一瞬间,做到完美确实还不错。”

安安生前是一位极限运动爱好者

她也在接受采访时谈到过死亡,她说:“极限运动的终点:一个是死亡,一个是恐惧,当你眼里没有这两样东西,为了喜欢的事物不向任何一样东西妥协,那你眼里一定是无边无际的星空和自由。仰望星空的人,不应该被嘲笑。极限运动给我面对死亡和伤痛更加平和的勇气,也让我不断对自己对生活有新的理解和认识。”据悉,安安还签了人体器官捐献的志愿书,希望能帮助更多的人。

安安的一位朋友得知消息后在社交平台上写道:“愿你化作飞鸟,翱翔在广阔的天空。”

翼装飞行世界纪录保持者:

翼装飞行者为何“酷爱”天门山?

张树鹏是翼装飞行世界纪录保持者、曾经是红牛签约选手,有着“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的称号。5月18日他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人们其实对这项运动有一些误区,这项大家眼中“疯狂”、“玩命”的运动其实可以很安全。2012年,作为滑翔伞运动员的张树鹏在天门山第一次看到翼装飞行世界竞标赛时,一改以前的印象,决定把这项运动作为自己下一个人生目标。“在科学的训练和操作下,这是一项可以把安全掌握在手中的运动。”

有着“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称号的张树鹏

张树鹏介绍,翼装飞行分为高空翼装飞行和低空翼装飞行,前者是从4200米左右高度的飞机上起跳,低空则是从悬崖、大桥等地起跳。“高空翼装飞行带有正常跳伞的主伞和副伞,低空翼装飞行带的则是低空跳伞的装备,在离地面150米到200米的高度开伞,降落的场地也一般比较狭窄,所以低空翼装飞行是这项运动中更难,但也更有观赏性的运动。”

在天门山有过1060次以上翼装飞行经验的张树鹏,在这块场地的飞行经验比世界上任何顶尖运动员都多,他告诉记者,张家界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满足翼装飞行的条件,需要由一个垂直地面90度的悬崖,垂直落差要高过600米。“但是低空翼装飞行面临的环境都是比较狭窄的,山形地形环境相对复杂,很多低空翼装飞行场地都是如此。”

张树鹏是翼装飞行世界纪录保持者

“翼装飞行是极限运动,但是任何运动都有风险存在,去年我们做了一个事故率调查的统计,事故率在千分之五以下,并没有外界宣传的百分之三十那么夸张。”张树鹏介绍说:“如果你遵从科学的正确的方法去做,安全是能够掌控在自己手里的。我想表达的就是,这个运动并不是像大家以为的那样‘疯狂’。”

学习翼装需要数年时间

国内翼装飞行人数相对较少

张树鹏介绍,“翼装飞行的基础是跳伞,只有在达到一定次数的跳伞经历后,才能进行相关训练。是一个相对比较漫长的过程, 最终目标是低空翼装飞行。”爱好者首先需要跳伞执照,累计200次的跳伞才能学习高空翼装飞行。累计次数达到400次以后就可以学习低空跳伞,再累计100次低空跳伞的经历后,才可以学习低空翼装飞行,这四个不同的阶段缺一不可。“爱好者利用业余的时间完成的话,需要三年左右的时间,如果利用全日制的时间去学的话,也需要10个月到1年的时间。”

“我一开始学翼装的时候是专程去的国外,当时国内还没有上面说的任何一项训练。近几年国内已经开始有一些跳伞基地和俱乐部,不过载人体验相对比较多,个人学习的仍然很少。”张树鹏说。

紫牛新闻记者|刘浏

编辑|张冰晶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网络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您有新闻线索,欢迎点击爆料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