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梓安徽人、寓居南京,为何《儒林外史》有很多淮安故事?
2024-06-26 15:58:52

今年是《儒林外史》作者吴敬梓(1701—1754)逝世270周年。《儒林外史》是清代乾隆年间安徽全椒人吴敬梓创作的一部古典长篇讽刺小说,著名学者胡适赞誉《儒林外史》“这部书所以能不朽,全在它的见识高超、技术高明”,高度评价吴敬梓是“我们安徽的第一个大文豪。”

吴敬梓正是他对金陵和周边扬州、淮安、滁州等地草木山水、世故人情、地域文化和知识群体的洞悉和了解,才为他在今天的南京撰成《儒林外史》创造了条件。《儒林外史》创作过程、人物原型乃至流传刊印过程中,同处江淮文化圈的淮安也扮演了一定的角色。

程晋芳资助吴敬梓

吴敬梓出生全椒望族,到他这一代,已经家道中衰。移居金陵后,以变卖家产、卖文润笔等为生,可谓每况愈下,以至于冬日无钱取暖,职能“出城南门,绕城堞行数十里,歌吟啸呼,相与应和,逮明,入水西门,各大笑散去,夜夜如是,谓之暖足”。他发愤而作针砭儒林的小说,还需要多年来结交的文坛朋友的接济,如两淮盐运使卢见曾、金陵程廷祚、滁州冯粹中、芜湖朱卉、无锡吴蒙泉、句容樊明征等。

此外,累世巨富,尤好文学的淮安盐商子弟程晋芳也是吴敬梓多次拜访的友人。程晋芳(1718—1784),字鱼门,自号蕺园,祖上为徽州歙县人岑山渡,家族后移居淮扬之间经营盐业,富甲一方。程晋芳嗜书藏若饥渴,少即以文名江南,好切磋文学,“延接宾客,宴集无虚日。”

乾隆六年(1741),吴敬梓通过远房族亲程廷祚介绍前往淮安河下拜访程晋芳,住了三个月,遂结为忘年之交。此后,乾隆八年到十四年(1743—1749)吴敬梓多次到淮安拜访程晋芳或研究学问,或赠答唱和,坐谈古今,当然也是寻求他对《儒林外史》创造的资助。

程晋芳后来回忆他初见吴敬梓时看到他连笔、砚都买不起的潦倒样:“余生平交友,莫贫于敏轩。抵淮访余,检其橐,笔砚都无。余曰:‘此吾辈所倚以生,可暂离耶?’敏轩笑曰:‘吾胸中自有笔墨,不烦是也。其流风余韵,足以掩映一时。’”

乾隆十七年(1752)春,程晋芳来南京应乡试,其间他与吴敬梓等友人聚首畅游,相互酬唱。乾隆十九年(1754)十月初,吴敬梓客居扬州拜访卢见曾期间偶遇来扬州的程晋芳,这次意外相逢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时过境迁,程晋芳此时也家资散尽、债台高筑,吴敬梓对之潸然泪下:“子亦到我地位,此境不易处也。奈何?”此次见面后二十几天,吴敬梓就溘然长逝。

得知吴敬梓去世后,程晋芳作《哭敏轩》诗三首,以祭亡友。程晋芳念念不忘这位文友,十几年后,还专门撰写了吴敬梓的传记——《文木先生传》,传中提到《儒林外史》“穷极文士情态,人争传写之。”,赞誉吴敬梓“其流风余韵,足以掩映一时。窒其躬,传其学,天之于敏轩,倘意别有在,未可以流俗好尚测之也。”

清江浦刊刻《儒林外史》

《儒林外史》写尽儒生百态,虽然“人争传写之”,但毕竟在官僚群体看来不得台面,所以在吴敬梓生前未得刊刻。吴敬梓去世后,他的表侄金兆燕保存好《儒林外史》手稿,百番筹措,终于乾隆三十三年至四十四年(1768—1779)间在扬州府教授任上刊印成书。只可惜刻本数量有限,迭经变故,首刻本已难觅踪影。

金兆燕(1718—1789)首刻《儒林外史》后,扬州民间书肆陆续开始翻刻,《儒林外史》也逐渐传播开去。《儒林外史》有多种版本流传。当代通行本有1958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张慧剑校注本、1991年上海古籍出版社“中国古典小说名著丛书”洪江校点本、2014年商务印书馆陈美林批评校注本等。

嘉庆二十一年(1816)的清江浦注礼阁本和艺古堂本,是现存刊印时间仅晚于卧闲草堂本的《儒林外史》早期刻本,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清江浦的这两个版本《儒林外史》直接翻刻自卧闲草堂本,同样是十六册、五十六回、卷首有乾隆元年闲斋老人序,行款同为半页九行、每行十八字,连卷首闲斋老人序的字迹、 行款也一模一样,仅仅是内封上的版记将“卧闲草堂”挖去,换上注礼阁或艺古堂名称和刊行年份。这其实就是淮安清江浦两家书商先后购得销路不错的卧闲草堂本《儒林外史》,然后覆刻以谋利,这也是明清民营书坊出版图书的常用做法。

金兆燕后人金和(1819—1885)撰写的《〈儒林外史〉跋》中称:“自后扬州书肆,刻本非一。”可以想见《儒林外史》在十九世纪苏皖地区的流行。其中,清江浦书坊翻刻《儒林外史》,也为这部文学名著流传后世,起到了关键的作用。目前,清江浦注礼阁本和艺古堂本在国家图书馆、复旦大学图书馆等还有收藏。

《儒林外史》书中的淮安故事

《儒林外史》取材当年儒林圈时人时事,所以虽情节描摹夸张而人物多有生活原型。若金和《〈儒林外史〉跋》云:“全书载笔,言皆有物,绝无凿空而谈者,若以雍、乾间诸家文集细绎而参稽之,往往十得八九。”如书中杜少卿便认为有吴敬梓的影子,杜慎卿即吴敬梓从堂兄吴檠,庄征君对应程廷祚,迟衡山对应樊明征,虞育德对应吴蒙泉,马二先生对应冯粹中,牛布衣对应朱草衣,匡超人对应汪思迴,蘧公孙对应李本宣等,研究者都无大的异议。其他书中人物如庄濯江,可能原型非一,所以有说即淮安程晋芳的,也有研究为同样为徽商后人的扬州程梦星的。不过,《儒林外史》中南京庄家对应淮扬盐商成家,这是确凿无疑的。

《儒林外史》中讲述了一个“奇女子”——沈琼枝的故事,这个故事有现实人物原型,而且跟淮安也有关联。吴敬梓移家金陵后,跟当时金陵文坛圈子很多人打得火热,却同活跃在江南文坛的另一位文学家袁枚关系冷淡。虽然没有交往,吴敬梓还是从他朋友那里听来的一则关于袁枚的故事,写进了《儒林外史》中。

乾隆十至十三年(1745—1748),袁枚任江宁县(管辖今南京市城区秦淮河以南部分)知县任上,遇到了一个案件。松江府(今上海市)女子张宛玉嫁给了程姓的淮北盐商,跟丈夫关系不好,私自脱逃至江宁地界,寓居尼姑庵中。淮安府山阳知县接到程家的控告,就发了逮捕令给袁枚要求江宁方面协助把张宛玉抓回去。袁枚升堂询问了张宛玉,这位才女吟了一首诗“五湖深处素馨花,误入淮西估客家。得遇江州白司马,敢将幽怨诉琵琶?”袁枚是爱才之人,又怀疑张宛玉是提前准备了这首诗博取他同情的,当即以庭前枯树为题命她当堂作诗。张宛玉假笔立吟:“独立空庭久,朝朝向太阳。何人能手植,移作后庭芳?”最后,袁枚还是张宛玉送回了山阳县,没多久,山阳知县亲自来拜访,袁枚询问张宛玉案结局,冯知县说,张宛玉在山阳县大堂也以诗明志,云:“泣请神明宰,容奴返故乡。他时化蜀鸟,衔结到君旁。”冯知县也就顺水推舟,判决她跟程姓盐商离婚,放归松江老家。袁枚说这位山阳知县姓冯,四川人。查光绪《淮安府志》,乾隆十年左右山阳县并无冯姓知县,倒是乾隆十三年(1748)山阳知县徐学圣为四川人,袁枚误记为冯姓。

这则趣事可见于袁枚《随园诗话》,在《儒林外史》中改编为常州才女沈琼枝的故事,塑造出这一光彩夺目的奇女子形象。另外,《儒林外史》还创作了安在淮安人身上的其他故事。《儒林外史》第二十八回《季苇萧扬州入赘 萧金铉白下选书》中写到了一位盱眙县人诸葛佑,字天申,主动跟流落南京的读书人季恬逸、萧金铉联系,说自己“有二三百银子”,希望找人编一本书,给自己挂个名。这位诸葛天申,一脑门子想附庸风雅,削尖脑袋往文人圈子钻,其实却是个俗人:“诸葛天申是乡里人,认不的香肠,说道:‘这是什么东西?好象猪鸟。’萧金铉道:‘你只吃罢了,不要问他。’诸葛天申吃着,说道:‘这就是腊肉!’萧金铉道:‘你又来了!腊肉有个皮长在一转的?这是猪肚内的小肠!’诸葛天申又不认的海蛰,说道:‘这迸脆的是甚么东西?倒好吃!再买些迸脆的来吃吃!’”二三百银子是《儒林外史》中周进教书二十多年的薪水,如此有钱,却不认识香肠、海蜇,说明他的钱是平时牙缝里省出来的,不是真有钱,如此一笔巨款,用来买一个虚名,可见汲汲于功名的思想,何其严重。

另外,《儒林外史》中还有一些故事情节与淮安相关,也反映了一些历史情形。如第二十回写冯琢庵、匡超人“换了淮安船到王家营起旱,进京去了。”这与历史上一段时期大运河北上到清江浦舍舟登陆,然后在王家营坐马车北上的“南船北马”交通史相吻合。《儒林外史》对两淮盐商也有一些描写,一定程度上展现出清代中期淮扬地区的社会众生相。

罗志

本文原发方志江苏,经授权转载

| 微矩阵

 报纸广告服务 新媒体广告刊例价 技术服务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