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 | 得失之间
2024-06-13 16:10:00

图源 | 视觉中国

妻子Alice是我在国内大学的学妹,也是我在墨尔本大学的学妹。

墨大读书期间,有一次她要回家,我准备送她去机场,但没有提前告诉她。

Alice的登机时间是清晨6点,她凌晨3点之前就要从公寓出发。她的公寓在一楼,凌晨1点半,我裹着羽绒服坐在她的公寓门口,听到房间里有动静,看到屋内灯光从亮变暗,到完全没有了声音。过了几分钟,忍不住发消息问她,却没料到她早已从后门坐上预约好的出租车。

我从她的公寓直接回到图书馆。那天上午我有一场考试,因为大半个夜都没有睡觉,考试时状态不佳,很多复习过的题目都变得不确定,最后只拿到C+的成绩。那门课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我延迟一个学期毕业。

可是,有得有失,那多出来的一个学期,让我和Alice有了“同级”的机会。在和她相处的半年里,我们成了正式的情侣。

而再往前追溯,若不是Alice,我很大可能来不了澳洲。

在国内读大学时,我和Alice既是普通朋友关系也是竞争关系。她比我小一届,但我们都在申请一个出国奖学金,当时她排名第一,我排名第二,而奖学金只有一个名额。我不得不把奖学金当成一种命运安排——申请到就出国继续读书,申请不到就在国内找工作。

最后,Alice主动放弃申请,她的理由是,她的成绩放在她们那一届依然是第一名,让我放宽心,心安理得也不负众望拿到了奖学金。我这才得以顺利出国。

后来我才知道她那一届强者如云,当时她的学分绩点也只排在第四位,即便在后来一年里奋起直追,最后只是变成了第三名而已,也没有拿到奖学金。可是她还是自费飞来了墨尔本,继续追寻她的梦想。

如果互换人生,没有奖学金的我一定没有勇气和信心出国,当然也不会在以后的生活里和她有共担风雨的机会。

“不要计较得失,没有谁比谁付出得更多这一说,如果把付出和收获都摊开来看,可能没有人是赢家。”在告诉我她没有拿到奖学金后,面对错愕、心怀歉疚的我,她像一个胸怀人生大道理的老母亲,对我如此安慰。

在人情世故上,我自认为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心智,可是和她比起来,仍旧像个少年。

“其实也是以前发生过的教训啦!”她笑着给我讲了一个年少时的成长故事。

Alice在读中学的时候,每天骑车都会路过一条排水不畅的路,一到雨天经常积水。

刚上学的时候,Alice的妈妈经常告诉她,路面有积水的时候要把脚踏车骑在积水区里。“凭什么不骑在另一边干的路面,非要骑在水里?”Alice不解。后来有一次下雨,她和脚踏车牢牢占据了干的路面,乃至身后的汽车不得不从积水区开过去,车轮溅出的水花将她的新衣服打湿。

这件在近20年前发生的小事情让她时刻铭记在心,有得必有失的道理一直贯穿着她的十几岁到二十几岁。就像她为我放弃第一年奖学金的申请,她也相信一定会获得另外一种方式的“补偿”。葱花薄荷

校对 徐珩

| 微矩阵

 报纸广告服务 新媒体广告刊例价 技术服务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