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 | 织缂丝带的妻子
2024-05-15 17:51:53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老家苏州陆慕一带盛行缂丝,大多数产品销往日本,有较大的海外消费市场。

缂丝以生蚕丝为经线,彩色熟丝为纬线,采用通经回纬的方法织成平纹织物。古有“织中之圣”和“一寸缂丝一寸金”的美誉。

那些年,我的妻子在乡里的缂丝厂上班,她的工作是在机器上绕线。厂里的大多数女工都会做缂丝,而她不会,因此很羡慕小姐妹们的手艺。

她了解到许多同事回家后利用早晚的时间做缂丝带(当时有专人来收购),自己也动了这个念头。可我不赞成她做,我知道做这个很辛苦,一条缂丝带要做好几个月,那份钱不好挣。而她没有听我的,让她做木工的弟弟做了一台缂丝机,送到家里,安装在二楼阳台上。

图源:视觉中国

妻子在厂里上的是“三班倒”,白班回到家立马坐到缂丝机上,常常要做到半夜才肯歇手;若是上夜班,回来后休息一上午,下午又埋下头来忙这事了。就这样苦苦地干了几个月,终于织好了一条牡丹图案的腰带,十分亮眼。

村上收购缂丝带的彩英来到我家里,获知这是我妻子的处女作,由衷地赞叹道:“阿香妹真聪明,第一次就做得这样好。”妻子听了很高兴,脸都红了。这条缂丝带记得当时卖了近五百元,妻子很郑重地把钱交给我,让我保管。还特地关照我:明天去买点荤菜,改善改善伙食吧。

初战告捷,妻子又马不停蹄地开始做新品了。这次她向小姐妹要来一只金凤凰的图案,还特意去买了金丝线。几个月后,一只栩栩如生的金凤凰展现在了我的面前,我也为妻子的手艺感到特别的自豪。

收购缂丝的彩英又来了,她很欣赏地对我妻子说,这条腰带真漂亮,好卖到一千多呢!彩英拿着这条缂丝带走了。谁料几天后,她又拿着它送还给我们了,说这条腰带做反了,凤凰的头应当朝东的,你们做成朝西了。是人家外贸检验员发现的,不好当合格品来收了。妻子当场眼泪就掉下来了,光买金丝线的钱就花了不少,辛辛苦苦白忙了一场。我只好安慰她:就当是缴一笔学费了,以后不会再织反了。妻子是个特别节俭的人,这条做反了的缂丝带,让她自责了好多天。

从那以后她做得更认真了,这样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她越做越熟练,也越做越漂亮了。

有一年春节,我干儿子一家来我家拜年。干儿子的母亲小凤得知我妻子有这门手艺,便提出要拜她为师也学织缂丝,妻子爽快地答应了。她又请自己的弟弟做了一台缂丝机,拿来放在家里二楼的阳台上。小凤干脆吃住就在我们家,和妻子边学边干,住了有几个月。当她做完第一条缂丝带,卖了几百元,这钱她非要给我妻子,说是拜师费。妻子笑笑说,这怎么行!这是你的劳动成果,我不会拿的。好多年过去了,不久前见到小凤,她还提起这事,说我妻子是乐于帮人的好老师。

后来由于外贸上不再收购缂丝带了,妻子这才不做了。而那条做反了的凤凰缂丝带,几次搬家我们也没舍得扔掉,当作是对那个年代的一份纪念。 徐建平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