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 | 信里“吃播”
2024-05-14 15:11:32

上世纪九十年代,小姑父承包了乡里小煤矿的食堂。除了为单位职工做大锅菜和小炒外,还负责矿领导接待应酬的酒席。

小煤矿井下作业又累又危险,工资虽高,却很少有本地人愿意干,矿工大都来自较远的贫困地区。一次,我有事去矿上找小姑,正巧小姑父站在食堂门口,和一位精瘦的高个子矿工说话。矿工操外地口音,正向小姑父请教鱼香肉丝的做法。

矿工走后,小姑父对我说:“这个小贺,是个当厨师的料。”小姑接过话茬:“矿工换了一茬又一茬,就数小贺,下班没事就捧着菜谱研究,不明白的地方便请教你小姑父。小贺上次从家里回来,还提了一桶自家榨的花生油当作谢师礼。”

图源:视觉中国

后来,小贺正式拜小姑父为师,抽空便去给小姑父帮厨。小贺在小煤矿下了四年井,给小姑父帮了三年半的厨。小姑说,小贺弟弟大学毕业后,他肩头的负担轻了,存了点钱,打算去职校进修厨艺,再找家饭店打工。小贺临走时,小姑父还帮他畅想了一下未来:年轻时在饭店打工,年龄大了还是回老家开家小饭馆,自己当老板,还能守着父母和老婆孩子。

那年,我厌倦了鸡肋般的工作,脑子一热便辞了职。父母都骂我太冲动,小姑却鼓励我:“年轻人就该有梦想,敢闯才行,你看人家小贺,现在省城某大饭店当厨师长,还娶了个漂亮媳妇。”

小姑说,小贺拜师学厨背后还有一个秘密。原来,小贺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供弟弟上学,为了多赚钱选择下井挖煤。但他又怕父母担心,便谎称在地面从事维修工作。小贺从小身体不好,瘦得跟豆芽菜似的,他妈担心他在外面吃不好,他便经常写信给父母汇报伙食,说他和几位工友在外租房,其中一位工友干过厨师,常给他们做好吃的。

小贺每次写家信都会在纸上进行“吃播”,比如写今天吃了红烧肉,就用文字记录“工友”做红烧肉的过程。原来,小贺看菜谱和请教小姑父如何做菜,都是为了写给父母看的。而小姑父在得知这个秘密后,建议他到食堂见习,将信写得更有“味道”。他们都没想到,这竟为小贺打开了一扇通往梦想的窗。马海霞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