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抵达访问前三天,印度宣布最后一例新冠肺炎患者出院
2020-02-23 21:43:04

在日韩及新马泰等国陆续发现新冠肺炎病例后,公共卫生条件及应急机制并不发达的人口大国印度,如何应对新冠疫情备受关注。

1月最后一天,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时,当时印度出现至少6起疑似新冠肺炎病例。不少媒体认为,包括印度在内,南亚和非洲各国的公共卫生应急状况均不容乐观。

△印度南部喀拉拉邦某医院外,一名男性正在帮一个孩子戴口罩(图源:AP)

2月3日,随着第3例确诊病例出现,印度喀拉拉邦(state of Kerala)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政府给出的用药建议也饱受诟病。"印度南部疫情疑似爆发"的担忧声甚嚣尘上。

令人意外的是,2月21日,印度政府宣布第3例——也是境内确诊的最后一例——患者已治愈出院。目前除"钻石公主号"上感染的8名印度籍乘客外,印度暂无新增确诊病例。但国际专家也表示,由于新冠病毒传播方式多,潜伏初期症状不明显,仍然不能放松警惕。

比尔·盖茨在2015年的TED演讲中曾提到,若人类要应对下一次疫情的发生,必须建立强有力的卫生体系,这一体系不仅应满足使母亲安全分娩、使孩子们能打上疫苗,也应该有能力预测疫情爆发初期的迹象。

疫情早期,处于舆论眼的人口大国

人们对于印度的担心有迹可循。2018年,同样在喀拉拉邦,爆发了人畜共患病毒尼帕病毒(Nipah)。该病毒可污染食物,也存在人际传播,并会引发诸如脑炎或呼吸系统重症,致死率40%至75%左右。

尽管该种病毒并非新型病毒,但在当时的印度,人们最初还是将其称为"不明发热症状",并没有引起过高的重视。当年5月,最初被感染的一名患者将尼帕病毒传染给了同院的16名患者,第一周即造成10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名护理病人的护士。该病毒最终造成17人死亡。

△2018年,喀拉拉邦爆发尼帕病毒,造成17人死亡(图源:路透社)

而此次爆发于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早期在许多人身上仅表现为较轻的发热、呼吸道症状,容易被忽视。因此,在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为PHEIC时,总干事谭德赛特别指出,世卫组织"十分担忧病毒传播至医疗体系薄弱的国家",一旦病情出现在那些国家,国际支援必不可少。

同日,印度卫生部门宣布确诊第一例境内新冠肺炎患者。该病例是一名就读于武汉大学的留学生,刚刚返回家乡喀拉拉邦。

△印度加尔各答机场内,有过武汉旅行史的乘客正在接受体温监测(图源:AFP)

1月31日,英国媒体《每日电讯报》的驻地记者前往印度首都德里东北部的一家公立医院,并记录下了那里不容乐观的卫生条件:"尿液渗在走廊上,门上搭着脏毛巾,急救病区甚至有流浪狗转来转去。"

去年,印度政府的卫生和人类服务机构(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HHS)的两份报告显示,该国的卫生体系存在诸多管理问题和政策漏洞。2018年,印度在医保体系上的支出不到当年GDP的1%。

△2020年1月末,印度某公立医院(图源:每日电讯报)

根据世卫组织2011年获取的数据,印度的病床和人口比为7:10000,相较之下,人口数量相近的中国为42:10000。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医学院学的临床医学高级讲师巴拉特·潘卡尼亚(Bharat Pankhania)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南亚的传染病控制普遍薄弱。

"密集的人口、糟糕的卫生条件、新型的病毒、合适的温度,都为疾病传播提供了最佳条件,"潘卡尼亚当时说,"那些医疗资源并不发达的国家为传染病的传播提供了完美的环境,因此,我能够预想到将有大批人被感染。"

2月2日和3日,印度分别报告了第二起和第三起确诊病例,和此前的患者一样,也是从武汉返回喀拉拉邦的留学生。

当时,印度政府给出的官方疫情防控诊疗方案中,因包含顺势疗法和阿育吠陀疗法等草药疗法而饱受诟病。其中包括饮用砷基化合物(长期服用有毒性)、在鼻子中滴入芝麻油等偏方。

对此,澳大利亚有专家指出,任何缺乏临床依据的错误方案,都是在拿被感染者的生命冒险。印度政府随后撤回了这一诊疗建议,并称其只是预防方案,印度卫生体系有一套完整的计划以应对疫情传播。

高峰期隔离上万人,铁腕政策应对疫情

翻阅喀拉拉邦卫生服务管理局公布的数据可以发现,1月25日时,该邦已经开始对疑似患者进行隔离。

1月31日,在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确诊后,印度暂停出口口罩和防护服等物资。

据印度卫生部部长哈什·瓦达安(Harsh Vardhan)说:"至少在世卫组织宣布PHEIC的两周前,一月中旬左右,印度就已针对新疫情有所行动。"

△印度卫生部部长哈什·瓦达安(资料图)

瓦达安在2月14日接受美媒CNBC采访时介绍,印度主要实施了四项举措,包括针对有中国旅行史的入境旅客实施体温检测、建立符合标准的实验室、对有出行计划的居民发布旅行建议、暂停中国居民和在中国居住的外籍人员入境等。

其中,体温检测从7个机场开始,到目前共在21个机场实施。一开始,检测仅针对有中国大陆入境记录的乘客,目前已扩至泰国、新加坡、日本、韩国。工作人员会详细记录下这些乘客的旅行史,并上报至邦和行政区级的监督部门,便于汇总到一个综合的疾病监测平台。截至2月14日,瓦达安表示,已有超过2000个航班的乘客接受检查。

△图源:PTI

此外,印度已在全国范围内建立起15个具备核酸检测能力的实验室。瓦达安称,若疾病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印度至多可建立50个这样的实验室。

"各有关部门都已积极投入到这场疫情中,保证不放过任何一处疏漏,阻止病毒大规模在这个国家扩散。"瓦达安说道。

备受外界关注的喀拉拉邦从1月25日起便开始每日更新疫情,包括隔离、确诊和住院观察的人数。截至2月11日,印度境内有约1.15万人正在接受隔离,其中1/3来自喀拉拉邦。

根据东方网·纵相新闻获取的数据,喀拉拉邦的隔离人数在2月11日达到高峰,当天有3447人接受隔离,其中3420人接受居家隔离,27人在当地指定的医疗机构住院观察。

在喀拉拉邦1月26日更新的《新冠肺炎防控指导书》上这样写道:"我们建议持续保持警惕,提高监督官员对疫情的了解和知识储备,在护理和治疗疑似患者期间,应做好病例定义、实施基本预防和疾病控制手段。"

2月1日和2日,共有654名从武汉返回家乡的印度籍公民被安置在军事隔离点,印度军队在首都德里附近的城市马尼萨尔设置了隔离点,并调派了一支医生和专业工作人员团队,安置从湖北入境的印籍公民隔离两周。一旦他们出现任何症状,即可向团队反映。

根据印度社交平台LocalCircles近期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在接受问卷调查的7185名印度居民中,有72%的人表示对新冠肺炎非常警惕,并且会采取预防措施,16%的人认为新冠肺炎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仅有3%的人表示完全不了解什么是新冠肺炎。

△2月3日,印度加尔各答一家医院内,人们为避免感染新冠病毒而戴上口罩(图源:Getty Images)

疫情中的插曲,疯狂传播的"病毒视频"

历史总是相似的,伴随瘟疫而生的,不仅有合理的畏惧,也有流传于坊间的谣言带来的恐慌心理。如今在互联网的启蒙下,谣言不仅安插上了翅膀,也成为了利刃。

在印度,人们最常获取信息的渠道是脸书(Facebook)、油管(YouTube)等社交和视频网站。"大部分印度人上网的第一件事是看油管上的视频。"印度事实核查组织Boom的责编凯伦·雷贝罗如是说。

△在油管上,播放量最高的一支视频(目前已被删除)

而在油管上,关于新冠肺炎播放量最高的一支视频曾来自一个藉藉无名的印度频道:世界上的神奇秘密(Wonderful Secrets of The World)。在被网站下架前,该频道的一支科普新冠肺炎的视频播放量高达1300多万。

视频内掺杂着耸人听闻的谣言和夸张的配乐,部分片段甚至邀请出镜者表演在轮椅上突发心脏病、昏倒在地的场景。配音中称:"中国人很爱吃狗肉、猫肉、蛇肉,把鸟巢和蝙蝠都做成汤。科学家已经指出,这种病毒是通过蝙蝠传播到人身上的。"

如今在油管上搜索"新冠肺炎(Coronavirus)",播放量最高的是印地语报刊《Navbharat时报》制作的一支视频。该时报是印度新德里地区和孟买地区发行量最大的印地语报纸。这支视频在没有依据的情况下,仍然穿插着"女子喝蝙蝠汤"等未被证明与新冠肺炎爆发直接相关的素材。

2月13日,印度时报(Times of India)报道称,一名50岁的印度男子因认为自己感染上新冠肺炎,为保护家人而选择自杀。他的儿子巴拉·穆拉里(Bala Murali)告诉媒体,他的父亲2月10日一整天都在网络上观看新冠肺炎相关的视频,并不断重复自己已经出现了类似症状。

当时,这名男子因发热,正在印度蒂鲁伯蒂市接受治疗,主治医生向他保证,他并未感染性冠肺炎。随后,他儿子拨打了政府热线电话,对面的工作人员告诉他无需担心,因其父并未在近期去过中国。

第二天,这名男子将家人反锁后,独自前往了母亲的墓地,等到他的家人设法通知邻居来开门时,这名男子已在墓地一旁的大树上吊自杀。

雷贝罗表示,在印度和其他国家,人们会将中国社交平台上未经核实的视频二次加工并转发,或是杜撰并不存在的政府公告,渲染气氛。

这些广泛流传于社交媒体上的视频和文字信息很难核查,部分原因是由于它们真假参半,并且不会对人体造成直接伤害。比如在印度传播很广的一则假公告,不仅提醒人们在公共场所要佩戴口罩,还含有"如果喉咙感到干渴,那么病毒就会在10分钟之内入侵人体"这样的假消息,这则公告像模像样地写道:"请时刻把水备在手边,一旦渴了就立即喝下,成年人一次请饮用50-80毫升的热水,儿童30-55毫升。"

△最近,印度聊天软件上频繁出现以政府公告为名的假消息(图源:boomlive)

为避免危险信息造成悲剧发生,油管在一些流传颇广的"病毒视频"下方安插了世卫组织的警告,提醒观看者前往世卫组织官方网站,获取关于新冠肺炎的最新消息。

全球化背景下,新的挑战仍然存在

2月21日,据印度媒体报道,此前确诊新冠肺炎的三名学生已全部治愈出院。

目前,印度仍在全国范围内实施检疫和隔离,瓦达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印度已对2296架航班上超过32万名乘客和125艘船上的6000多人进行了体温检测,均未发现有新冠肺炎的症状。

△图源:路透社

印度卫生部门则表示,已对2654个病例进行了核酸检测,除上述3人外,暂未发现新的确诊病例。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印之前,印度已经完全不存在新冠肺炎的传染现象。"《印度斯坦时报》如是在报道中写道。

△当地时间2月24日,美总统特朗普即将出访印度(图源:AFP)

但专家表示,这并不代表印度未来不再会出现确诊病例,也不应对此放松警惕。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医学院教授、科尔比研究所生物安全项目负责人瑞娜·麦金泰尔(Raina MacIntyre)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印度其他地区仍可能出现无症状和轻症患者。

"最好的办法是通过血清检测。根据对新冠肺炎的现有研究,确诊患者最初的咽试子标本可能呈阴性,因此需要反复测试。"她说,"而如果印度或其他任何国家在未来放宽旅行禁令或放松隔离期,未来仍存在疾病传播的可能。"

湖北专家组组长赵建平此前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新冠病毒的特点来说,它有可能像流感一样长期存在,要做好长期与之共生的准备。

与此同时,在全球化背景下,印度仍可能面临新的挑战——据政府官方统计,2018年至2019年,印度药企从中国进口的原料药和半制成品价格高达24亿美元,占总进口的68%。

普华永道印度公司医药产业负责人苏杰·谢提(Sujay Shetty)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由于疫情原因,不少中国的药品生产商仍未恢复原料药生产和出口,当地多家医药公司已对此表示担忧。

△印度北部城市昌迪加尔的一家制药工厂(图源:AFP)

谢提表示,印度进口的原料药生产商主要分布在浙江杭州。此前,由于疫情爆发的时间与中国农历新年重合,进口药品运输有所中断,属于正常现象。但随后他们很快发现,疫情导致中国地区假期延长。而至今,尽管杭州生产商表示他们已经投入生产,运输仍然处于停滞状态。

"目前本地部分医药公司的库存量只能维持两到三个月左右。"谢提说道,"也许随着疫情消退,这种状况能在未来几个月内有所缓和,但眼下大家都十分焦虑。"

2月6日,多家医药公司向政府提交了一份清单,上面有57种药物可能因中国出口受限而库存不足,涵盖范围从阿奇霉素、阿莫西林、甲硝唑等常用抗生素,抗神经痛药物加巴喷丁一直到各类维他命胶囊。

△印度去年从中国进口了近70%的原料药(图源:Shutterstock)

2月19日,印度官方政府的中央药物标准管理组织(CDSCO)召开会议,制定了一份包含本地生产商可自行生产的38种原料药清单。由于从中国进口原料药可节约20%至30%的制药成本,印度从90年代起开始转向大规模依赖进口,越来越少的本地生产商有能力提供原料药。

目前,印度政府正在加紧与环境部、商务部、林业与气候变化部等部门之间的协调,或将为本地药商自行生产原料药简化流程。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陈思众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