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洪:中医战疫,每个药方背后都有一段历史
2020-02-23 17:44:32

苏州名医吴有性创制了治疗疫症方“达原饮”


在今年的战疫战场上,很多事实表明,中医药在战疫中发挥了一定作用。2月18日,在广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发布会上,钟南山院士也肯定了中医药的作用。2月21日出发的江苏第九批支援武汉医疗队的医生们,也都佩戴上了中药“防感香囊”。

中医在历史上战疫效果如何?流传下来的战疫药方如今还有效果吗?记者连线浙江中医药大学郑洪教授,请他为我们答疑解惑。

记者江苏第九批支援武汉医疗队的医生都佩戴了“防感香囊”,这种香囊能消毒杀菌吗?

郑洪:消毒杀菌是现代医学的说法。按传统中医理论,人有五臭(xiu,气味),五臭相合五脏主行气血津液。这五臭是:臊臭气入肝,焦臭气入心,腥臭气入肺,腐臭气入肾,香臭气入脾。

《黄帝内经·素问》:中央黄色,入通于脾……其臭香。佩戴香囊,正是让其香气入脾,以便起到辟秽、护正御邪的作用。香药是自唐宋时期便广泛应用来预防疾病的,那个时候便开始焚香或佩戴香囊了。

史料记载,明朝太医院每年接收药材25万斤左右,其中苍术一味就占了7万多斤,就是用来焚烧防病的。皇上得病的时候,“必于殿门之内设炭火一盆,中焚苍术杂香,人人从盆上入”。

如果按现在医学来说,是香药的挥发性物质在起作用,这个作用程度有多大,目前还没有科学研究来做数据上的“量化”。

记者腥臭气入肺,现在发生的又是新冠肺炎,那么为何不佩戴带有腥味的药囊,这样岂不更为对症?

郑洪:腥味不好闻啊。其实治肺的药像鱼腥草就是腥的。另外《素问》还说肺“其味辛”,所以很多香囊里也有辛味的药。另外中医更讲究标本兼治。肺有问题只佩戴腥味或辛味药囊,是治标不治本。刚刚说了,佩戴香囊的作用是“辟秽、护正御邪”,所谓护正,正气根本在脾胃,从脾胃入手,自然是要佩戴香囊。另外,按中医理论,土生金,金为肺,土为脾,从脾入手,刚好不过。

记者过去,中医会为时疫命名,有霍乱、白喉、烂喉丹痧、疫痉等等,这次为何没有为这场时疫命名?

郑洪:你说的这些病名都是有典型症状特征的。但是呼吸道传染病从症状来说都比较相似,有时就统称为瘟疫。历史上根据瘟疫性质不同,分为寒疫、热疫、温疫,传染和危害程度非常高的称毒疫。

这次疫症是寒疫还是热疫,中医界也在讨论,可能在病情早期,病因与“寒”有关,但在病情发展过程中,又有热症,这种情况称为杂疫更为稳妥。

记者中医讲究辨证论证,又有多种通用方,通用方效果如何?

郑洪:通用方抓住了时疫的基本特征,对绝大多数病患的治疗是有效果的。如果能够一人一方肯定更好,但在古代,人力、医力都跟不上,不可能做到每个人都能看上病。瘟疫发生后,地方政府或慈善团体就会请名医拟定通用方,用大锅熬药散发,尽可能快地救治病人。

记者现在流传下来的有多少治疗瘟疫的处方?

郑洪:这个无法统计。很多中医医方既能治疗瘟疫又能治疗别的病症,便不好说它是专门治疗瘟疫的药方。但是也有比较常用于治疗瘟疫的方子,有一二十种,这是中医治疗瘟疫的“武器库”。

这些方子至今仍在使用,在历次战疫中的表现都表明它们是有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乙脑流行,中医便使用白虎汤和清瘟败毒饮来治疗,效果很好;2003年非典时,中医加入战场后,初期就使用了达原饮和升降散等药方。这两种药方是明代流传下来的,在明清两代抗击瘟疫中被多次验证过,至今400年左右,依然有疗效。

达原饮是明朝中医苏州人吴又可(吴有性)所创。

记者这些中医药方都是在实战中总结出来的。

郑洪:中医战疫,每个药方背后都有一段历史。可说的太多了。

1232年,蒙古军队围攻汴京,金兵死守数月,发生大疫。《金史》记载:“汴京大疫,凡五十日,诸门出死者九十余万人。”对当时流行何种瘟疫,学者们尚有不同意见。当时名医李杲对某些急性瘟疫,创制了“普济消毒饮”,全活甚众。

明清时期,出现了许多现在仍然在应用的救疫名方,都是名医在实战中总结出来的。如吴又可的达原饮、叶天士与吴鞠通的银翘散、余师愚的清瘟败毒饮、杨栗山的升降散和王清任创制的解毒活血汤等。

江苏名医杨栗山的升降散,据考证来源于明代宫中,被称为“内府仙方”。清朝初期官员们在灾疫发生时,将它跟赈济物资一起发放,所以又叫“陪赈散”。杨栗山用来治疗时疫大效,于是深入研究了它的机理,起名为“升降散”。抗战时日军发动细菌战引起山西鼠疫流行,当地医生也用它来治疗。是久经考验的名方。

1893—1894年,华南地区发生了严重的鼠疫大流行,在疫延初期,高州中医罗汝兰亲入疫区,反复观察病情,最后选用王清任的解毒活血汤加减,采用特殊给药法,形成了有效治法。但第二年疫情复炽,再用原方竟然无效,罗汝兰再次实践,发现疫毒更重,于是全方加倍用量,最后“尚救九成有余”。各地医生仿效应用,广东高要黎佩兰、福建郑奋扬都报告成功率达到八九成。

面对各种瘟疫,中医不避艰险,反复研治,得出非常有价值的经验,挽救了众多生命。只是传染病来势凶猛,光靠治疗是不够的。现在我们在有力防控的基础上,结合现代技术,可以更好发挥传统“武器”的价值。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臧磊

(本文部分参考郑洪所作《中国历史上的防疫斗争》一文)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