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头条】姐姐霸气催婚:娶俺妹,300头黑猪做陪嫁,网友:壕!得值150万!
2019-11-29 21:45:10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近日,一则霸气催婚的消息惊呆了网友。河南洛阳一位姐姐喊话:谁娶了我妹妹,至少陪嫁300头黑猪!网友纷纷感叹:现在猪肉那么贵,这家真的壕!

那么这个让网友议论纷纷的女孩到底是什么人呢?11月29日中午,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到了这个姑娘。长长的头发扎成一个丸子头、白净的面庞、削瘦的身材,为了方便干活,她时常把袖口挽得高高的。河南洛阳市栾川县合峪镇的24岁女孩张志远,大学毕业后不留在 大城市工作,却回到老家,守着一群黑压压的猪,当起了“猪倌”。

接受记者采访时,她忙得还没有吃饭,她笑着说:“姐姐和父亲喊话陪嫁300头猪,其实是半开玩笑的,他们是真心希望我能迎来好的缘分。而我自己吧,觉得还是顺其自然的好,静待缘分到来。”

女大学生当起了“猪倌”

一年中360天都在工作

张志远和家人经营着一间并不是很大的店面,开在河南洛阳市栾川县里。张志远长长的头发扎成一个丸子头、白净的面庞、身材削瘦。

谈起自己大学毕业回家养猪的事,张志远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大学学的是会计专业,第三年需要离校实习。“当时是2016年,最后一年实习的时候,我就暗自做了决定,回家帮父母经营家里的养猪场。”张志远说,父亲在当地做豫西黑猪保种工作,干了很多年,自己觉得他很辛苦,加上父母年纪逐渐大了,家里只有出嫁的姐姐在帮忙,年幼的弟弟还在读书,所以就想到了回家,帮父母分担一点。张志远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决定回家的时候和谁都没说,所以进家门的时候父母、姐姐都很吃惊。

张志远在养殖场喂黑猪

“像我的同学、朋友大都选择留在大城市工作了,父母也说找个轻松点的工作不好吗?为什么要回来做养猪这么辛苦的工作啊!”张志远说,一向心疼自己的母亲刚开始怎么都不同意,于是她当场表态,如果做不好就会按照父亲的意愿重新去找份工作。在张志远的坚持下,父亲终于同意了,但嘱咐闺女,如果觉得身体吃不消,觉得这一行太辛苦了,就放弃吧!

张志远在养殖场喂黑猪

于是那一年,张志远开始穿梭在家里的养猪场,瘦小的她,忙里忙外,十分显眼。也是在那一年,父亲在县城开了一家经营猪肉、饺子、卤肉等业务的门店,张志远需要在养猪场和店里两头跑。“一个星期里四五天需要回猪场看看情况,给黑猪们喂饲料,然后剩下的时间都是在店里。”张志远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平时店里非常忙,工作时间也长,自己一般是6点多起床,经常忙到夜里。“店铺很少关门,一年365天,差不多360天都在工作。”

张志远在店里忙着切肉

学习褪猪毛被当成“领导”

有了“张厂长”的外号

“目前养的豫西黑猪共有1600头,最多的时候,曾经有2000头。这么多猪,想养好不容易,要做好多统计。”张志远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她每天除了和工人们一样进行喂猪、打扫猪舍这样的体力活外,还要做很多统计工作,大学所学的会计专业倒真是派上用场了。“每头猪生下来后都要做编号,以后它们在猪场整个生活过程都要做记录,什么时候该打什么防疫针等等都要记录清楚。”张志远说。

张志远在养殖场干活

不仅仅是养猪,张志远说,她还要亲自褪猪毛,可自己家的豫西黑猪,猪毛很硬,很难褪,有时候还会把手扎破。“我开始的时候还不会褪猪毛,于是就去县城的屠宰场,去观察人家的白猪都是怎么褪猪毛的。屠宰场是一个很血腥的地方,里面基本上都是大叔大爷,所以很少有年轻人去,更别说年轻的小姑娘了。”张志远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当时她只是去观察褪猪毛的,但感觉干活的工人们都十分卖力。后来她才知道,那些大叔大爷都以为自己是去监工的“领导”。“之后我再去屠宰场,大家都专门跑过来和我说‘大家都以为你是领导呢’。”于是,就有人开玩笑喊张志远“张厂长”,她也因此有了这个外号。

张志远在店里忙活

就这样不断地学习,如今的张志远对猪的喂养、剔骨、切肉、卖肉等等流程都很精通。“我父亲说,你要想做一个领导者,你必须先自己清楚每一个流程怎么走。知道猪是怎么养大的,知道猪是怎么分割的,知道猪卖了之后有哪些消耗,这些都必须去亲身经历。”张志远认真地说。

姐姐“霸气”喊话陪嫁300头猪

按照市价值100~150万

“其实,我和父母是不希望妹妹回老家从事这份工作的,毕竟很苦很累。”11月29日下午,张志远的姐姐张源远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吐露心声,她介绍说,妹妹性格活泼、开朗,大学毕业实习期间,考虑到父母年龄越来越大、家里的养猪场缺少人手,她便返回家乡,帮助自己管理养猪场和店面。“当时我和家人也劝过她,找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可她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返回家中。”张源远说,后来,妹妹就和她一起管理店铺。

张志远和姐姐张源远在看店

“前几年黑猪不好卖,而且养殖黑猪用的都是原粮,饲养成本比较高,我们都很发愁。”张源远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于是她和妹妹四处奔走,到外地拓展客源,由于天天奔波各地,短短一个多月,姐妹俩都瘦了十多斤。张源远说,看到店里生意越来越好,妹妹也每天沉浸其中,不亦乐乎,起初的不想让她干的想法也就烟消云散了。

生活中的张志远

“有些阿姨进店后,拿起一块肉,就会问我妹妹,姑娘你多大了?”张源远说,妹妹开始还不习惯顾客这样的举动,后来也就习以为常了,她会大大方方告诉人家自己的年龄。“在我们这里,24岁的年纪不算小了,也谈不上催婚,就是希望妹妹能早点找到另一半。”张源远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她和父亲都半开玩笑说过,只要妹妹能嫁出去,结婚的时候,至少陪嫁300头黑猪,“按照现在的市价,300头黑猪的价钱应该在100~150万左右吧!”对于家人的催婚,张志远说,这两年,也有人主动跑到店里索要联系方式。“但我觉得这种找对象方式并不靠谱。”所以,每次遇到追求者,张志远都拒绝了。 “我还是觉得顺其自然的好,我相信缘分该来的一定会来,我就静待它来吧!”

女大学生“猪倌”效应,

老家散养黑猪的农户越来越多

张志远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栾川县豫西伏牛山深山区孕育着洛阳唯一的栾川地方黑猪,但近些年优质的原始黑猪面临种源枯竭的状态,为了保护即将消失的黑猪,培育出纯种的豫西黑猪,父亲为猪的选种保育工作坚持了12年。“父亲跑遍了山间沟壑,不断挑选、筛选种猪,只为做黑猪保种的选育项目。”

负责豫西黑猪保种的工作人员张全有说,黑猪的保种工作确实十分辛苦,因为豫西黑猪饲养时间长,正常的白猪都是五六个月就可以出来卖了,但是他们的黑猪最少得12个月。并且这些猪都是用原粮喂养,猪的成本比较高,所以刚开始猪肉的销路并不是很好,一度处于滞销的状态。对此,张志远深有体会,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最困难的时候因为付不起饲料的费用,厂家都停止供应了,只得借钱维持资金的周转。现在苦尽甘来,不仅店里会售卖猪肉,平时也有很多人发微信来买猪肉,像这段时间,她忙着给北京、上海、江苏等地的客户发放猪肉。

“张志远起到了推动作用,她回家乡养猪的事儿被媒体报道后,豫西黑猪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全有叔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张志远是个能干的姑娘,很能吃苦,因为她,豫西黑猪获得了更多的关注,自己也希望黑猪能够得到国家的认证,然后形成产业化。

对于全有叔的褒奖,张志远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2018年以前,除了他们家,整个栾川县农户散养的黑猪连1000头都不到,这两年,养猪的效益逐渐好起来,县里也有更多的农户散养黑猪,目前已经有五六千头了。张志远知道县里有很多上了年纪的农户没法下地干活,所以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带领县里的乡亲们一起脱贫致富。

“在有些人看来,养猪不是一个体面的工作,有人质疑上了大学为什么还要回家养猪?我觉得,学校里学习的会计知识也能用到养猪实践中去,然后既可以在父母身边照顾他们,又可以为我们这个小县城做一些事,很满足,很踏实!”张志远说,不管最后结果以后,但她会一直努力做下去。

生活中的张志远,身材瘦削,脸庞白净

紫牛新闻记者|张冰晶 郭一鹏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受访者提供 部分图片视频来源大河报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您有新闻线索,欢迎点击爆料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