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黎明的诗(五首)
2021-01-11 16:30:23

 

       冬天的窗户


  冬天,你依然想念那扇窗户

  想念玻璃上的结晶

  ——盛开的六角形冰花

  想念和你一起擦窗户的人


  ——她在窗内裹着紧身绿毛衣

  你在窗外敞着旧棉袄

  她哈出的热气像蝴蝶在飞

  你手指通红像小鸟在冰枝上鸣叫


  她擦出一面镜子。你擦出一双

  眼睛

  两个笑脸留下那么一点瑕疵

  你擦不掉她脸颊的雀斑

  她擦不掉你鼻子上的粉刺


  ……心跳得那么厉害

  却隔着一层坚硬的空气

  冬天的窗户多么明亮

  为什么总有擦不去的水滴


  回到北方


  窗外是飞逝的细雨

  灰暗的稻田一个少年

  在他身体里奔跑

  火车不停地摇晃 摇晃


  一只斟满啤酒的杯子

  咽下苦涩和忧郁

  他吐出烟圈,脸上掠过

  无法驱散的乌云


  很多年过后。他来到

  空旷的山岗。在白杨树下

  晾干淋湿的衣裳

  打开旅行袋。打开一封旧信


  南方和北方,如同云朵下

  相互追逐的光亮。在他心里

  一会儿重叠,一会儿分离

  两个贴近的脸庞。彼此凝视


  反向而行的火车


  十二月的站台上,

  我目睹两列反向而行的火车,

  匆匆相遇,呼啸而过。

  像奔赴一个旧梦,

  一辆拉着木材,向南;

  一辆装满煤炭,向北。


  车轮哐哐,碾过钢轨,

  刺耳的响笛,粗重的喘息;

  水泥柱子不停地颤抖。

  忙乱的人群退闪一旁,

  站稳。红灯,绿灯,

  抑止不住我的仓皇和激动。


  薄雪


  数一数墙上所剩无几的日历

  一场薄雪,到底能留下

  多少残存的记忆?

  它在去年的伤口上撒盐

  又在枯黄的草地上抹了霜

  一场薄雪,追赶不上翅膀的踪影

  它带来冷嗖嗖的寒风。

  又在落尽叶子的树枝上留下鸟

  的爪痕

  一场薄雪闪着寒光

  它给窖藏的果实加入甜味

  又让虚度时光的人一贫如洗


  冬至


  又是一个吉日:乌鸦变白

  喜鹊登枝。日暮河边,

  树林脱光身子露出幼小的伤疤


  那些细密的枝条将有幸获得

  时光的命名。下一个

  轮回:落叶死去,草木重生


  王黎明,山东兖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协诗歌创作委员会副主任。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参加过诗刊社1988年第8届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第3届全国中年作家高研班。著有诗集《贝壳说》《醒自每个早晨》及散文随笔集《滴水之声》等多部。



该内容选登在1月11日扬子晚报《诗风》版面

编辑:龚学明、束向红(特邀)、杨婷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