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建议:周末休息一天和三天交替进行,每周都有人过“小长假”
2020-05-23 20:58

图片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工业大学校长乔旭

后疫情时代,拉动消费、推动经济快速恢复成为举国上下关注的重点。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工业大学校长乔旭在提案中建议,改革目前的双休日为“一三制周假”,即一周为“大周末”公休三天、一周为“小周末”公休一天,并由单位决定大小周末的次序。如此,每个星期均有相当数量人群迎来“三天小长假”,此举对拉动消费将带来显著的溢出效应。

集中休假模式弊端逐渐显现

近年来“调整每周双休制度”被广泛讨论,部分地区也出台了政策或指导意见。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提出鼓励每周2.5天放假难弹性作息。2020年4月,南京市启动“四新”行动,也提出“培育新消费,打造夜间经济品牌,试行每周2.5天休息制度”。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工业大学校长乔旭认为,目前的“黄金周”、“小长假”属于集中休假模式。随着我国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休闲消费成为人们日益增长的生活需要。对于出游来说,双休日时间较为局促,而集中休假模式的弊端逐渐显现:包括出行压力剧增、出游体验质量不佳等。

“一三制”弹性周休假,每周都有人过“小长假”

对此乔旭在提案中建议,为了营造高质量假期,同时发掘假期经济潜力,在全年周休日总量不变的前提下,将周末双休日调整为大周末公休三天、小周末公休一天,形成“一三制”弹性周休假制度。

“目前,我国法定假日已达115天,处于世界中上水平。考虑社会经济发展,不宜再增加假日天数,而应侧重优化假日结构。”乔旭表示,“一三制”周休假,周末休息一天和三天交替进行,地方或单位、个人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大小周末构成方式。既保障公共休假制度的刚性约束,又呈现出每周都有百姓迎来“三天小长假”的局面。这种模式将有效发掘消费潜力拉动内需、均衡资源利用,同时引导错峰出行,有利于缓解交通、安全等压力。

上世纪90年代曾实施过“1+2”休假制度

这种大小周末并非是“首创之举”。1995年5月1日,中国正式实施双休日制度。而作为改革此前“每周单休日”模式的过渡,曾经在1年左右时间里实施过“1+2”休假制度,即每逢大礼拜可休息2天、小礼拜休息1天。乔旭认为,作为20多年前“1+2”的升级版,“一三制”周休假模式有一定经济基础。

乔旭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发布“一三制”弹性周休假的原则性规定,并预先试点运行;充分发挥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协同各相关部门修订配套的假期政策,形成各政府层级的协调联动机制;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出台具体规定。加强科学管理,建立职工轮岗、周休假规划报备等制度;提升景区管理水平,完善交通、安全等假期社会管理工作;健全权益保障机制,发挥劳动监察部门、工会对休假权益的保障作用。

扬子晚报记者 张可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