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龙翔建议:深入推进保护传承 留住“正在远去的方言”
2020-05-21 20:20

“阿要辣油啊”“韶得不得了”……这些南京话你听得懂吗?在如今的汉语交流中,讲普通话的人越来越多,说方言的越来越少。

图片

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龙翔。

怎样留住“正在远去的方言”?引起了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龙翔的关注与思考。在今年的全国人代会上,他将提交关于深入推进汉语方言传承工作的建议。通讯员  宁人宣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薛玲

代表建议》》》

很多方言活力正在逐渐衰退

“汉语方言的使用正发生着很多变化,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龙翔在调研中发现,方言的使用领域正悄然发生变化。以南京为例,南京话与普通话在家庭生活、学校教育、日常工作、公共服务的使用比为:62.8%:34.4%,49.4%:50.6%,39.8%:59.8%,47.5%:49.7%。南京话的使用域正在萎缩。

方言的使用格局正悄然发生变化。根据河北、江苏、广西三省(区)“普通话普及情况调查”数据,目前城乡普通话的使用率迅速提升,能用普通话交流的人已近80%。方言的使用格局由方言单独使用变为方言与普通话并用:正式场合以普通话为主,非正式场合以方言为主。

“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部分地域的小方言面临失传危险。”龙翔告诉记者,一些农村地区的小方言已呈现濒危状态。例如闽浙边界一带的畲话,两广、湘、琼的水上人家所说的疍家话,两广、闽、琼不少地方所分布的“军话、正话、儋州话、迈话、伶话”等方言岛,闽北山区及湘桂边界的一些小片方言,使用人口少,受通语影响深,已面临失传的危险。而呈现出萎缩状态的方言则更多,如苏州、徐州、怀化、上海、厦门、广州等地方言,均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萎缩趋势。

理论界有学者将语言活力状况划分为四类:即将消亡、处于濒危中、有衰落倾向和具有活力。当下汉语方言除极少数属“即将消亡”和“处于濒危中”,绝大多数都属“有衰落倾向”,即方言活力正在逐渐衰退。如不及时采取人为干预措施,少部分方言将岌岌可危甚至要消亡,大部分方言极有可能快速滑入“濒危”中。开展汉语方言的保护与传承工作已迫在眉睫。

人口流动减少方言的使用

方言的使用为何会发生这一系列变化?龙翔认为,当今快速发展的城市化带来了全球最大规模的人口流动。人口流动改变了方言的使用环境(包括社会环境和家庭环境),直接而快速地促进了普通话的推广和使用,减少并降低了方言的使用域和使用率,消减了方言的区域特色,拉平了方言的内部差异,进而直接影响到方言的有效传承。

在南京,外来流动人口比例与公共场合普通话使用率的相关系数高达0.976,暂住人口每增长1%,普通话使用率约增长2.3%。在南京,人口的内部流动使得原下关区特有的有别于主城区并具有区域特色的读音近乎消失。

“我身边很多家庭都不讲方言了,家庭环境也在影响着方言传承。”龙翔说,家庭原是儿童方言母语习得的自然场所,是方言母语传承的摇篮,更是方言母语使用的主阵地。而当今的社会环境催生了家长的语言期望,促使其尽量为孩子营造学习和使用普通话的语言环境;儿童进入幼儿园或学校接受普通话教育、生活在普通话环境中。在家长和儿童的共同推动下,普通话快速进入家庭领域。这就使得家庭环境中方言母语的自然传承面临着严峻挑战。

龙翔以南京青少年语言使用调查举例:大部分青少年自幼就习得普通话,在家中与母亲交流采用普通话(46.9%)和南京话(47.3%)的比例已各占一半,仅在与祖父母交流时南京话(55.5%)才略高于普通话(40.3%)。

多措并举在传承中保护

如何保护传承方言,龙翔提出了4个具体的建议:首先,要确立汉语方言保护与传承并重理念。其次,要制定汉语方言有效传承的国家规划。此外,要建立汉语方言活力状况的评估体系。在具体的传承方面,龙翔认为要做好家庭语言规划,强化儿童对母语方言与普通话的同步习得,确保在家庭中形成良好的母语方言交际环境,号召家长在家庭中坚持以地域方言为交际语言。并做好领域语言规划,除国家规定必须主要使用普通话的领域外,其他领域均可使用汉语方言。尤其提倡家庭生活、日常工作等领域的使用,并逐渐提高其使用率。地方政府也可以通过举办系列宣传推广、志愿公益活动,如方言故事或方言小说创作大赛、方言微电影大赛等,加强对地域方言历史文化价值的宣传,唤起民众的语言自觉和保护意识,提升民众对方言的价值认同。地方政府教育主管部门还可以在不影响正常教育教学前提下,有计划有步骤地在中小学开展汉语方言文化传承课程建设,努力营造母语方言文化的校园学习氛围。

记者探访》》》

南京小伙开设公号“南京话研究所”

扬子晚报记者采访中发现,南京小伙徐鹏和朋友去年开设了微信公众号“南京话研究所”。徐鹏说,和许多地方一样,南京的方言在城市的融合中正在慢慢被稀释,现在很多孩子虽然生在南京,长在南京,但却已经不会说南京话了。“普通话作为人与人之间交流沟通的工具,普及固然重要,而方言作为文化艺术,蕴含着浓厚的地域特色,也应被保护,二者并不矛盾。”也正因为如此,徐鹏和朋友开设了微信公众号“南京话研究所”,希望可以为守护南京方言尽上绵薄之力。

打开“南京话研究所”,你既可以学一得儿南京话,比如活儿屁、雷堆、拾搭,也可以听一听南京话为你讲述的评事街、三牌楼、棉鞋营等道路街巷名城的由来,为什么南京被誉为六朝古都,又有十朝都会的说法呢?听主播半半韶韶,你就能找寻到答案了。在徐鹏看来,他更愿意将南京话作为载体,用来讲述南京故事,传承南京文化,从而更好地守护南京方言,“传承不是说教,她本身得有吸引力。”也正因为如此,徐鹏和团队伙伴还创作了南京方言的代言人“卜卜鸭”,融入生活场景的南京方言绘本更是让人看了忍俊不禁。

图片

《南京有只卜卜鸭》绘本

“守护南京方言,我们也想出一份力。”徐鹏坦言实现这份理想并不容易,因为没有官方背景,他们必须自给自足,去年他们推出了一得儿故事小酒,今年新亮相的一得儿故事小茶,这是两款会讲南京话的文创产品,扫描每个产品上的二维码,就可以听到地道南京话讲述的发生在南京的故事。徐鹏的理想得到了不少朋友的支持,但他更希望自己在做的这件事能够得到官方的认可与支持。

立足社区打造传承基地

被誉为南京方言活化石的南京白局,已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白局爱好者温静六年前来到徐春华白局传承社学习,也见证了相关部门对传统文化、南京方言越来越多的关注与重视。但温静坦言,就像现在说南京方言的多是“老南京”,南京白局里的主要成员多已上了年纪,“我们正在积极地走向学校,也在努力地吸引年轻人。”

图片

温静在教孩子们南京白局。

温静认为,不论是南京方言还是南京白局的传承,都需要更多的认可与支持,“在教学中甚至有家长把孩子往外拉,说学什么学,难听死了。”除了学校与舞台,温静认为社区具有建设传承基地的“天时地利人和”。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保护好方言,就是保护好个体赖以维系的立身之本,也是给自己留下一方记忆里的美丽乡音与动人乡愁。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