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见中国|万桥飞架 水乡通途
2023-10-25 23:37

10月25日清晨8点多,家住涟水县东胡集镇的夏义忠就在妻子的催促声中出门了,今天他们夫妻俩要去红窑镇的妻妹家走亲戚。拎上前一天准备好的两盒牛奶,老夏骑上电动自行车,与妻子一起驶上时码大桥。过去,虽说两个镇子只隔一条河,河两岸的人们来往却不容易,自从建了桥,20分钟就能到了。“撤渡建桥”让“隔河千里远”成为了历史。

图片

地点:淮安市涟水县东胡集镇

盐河上架起了便民桥、富民桥

在淮安境内,有一条沟通淮安和连云港的人工河道,因曾是淮盐南运主要航道,故称为盐河。盐河两岸,曾有许多渡口,位于涟水境内的时码渡口就是其中之一,因交通不便,居住在时码渡口两岸的居民曾发出隔河千里远的长吁短叹。现如今,一座总造价4996万元的现代化大桥横跨盐河,成为盐河两岸居民的便民桥、富民桥。

建桥之前的时码渡口是非常繁忙的。居住在盐河西岸89岁的马敬礼老人回忆,1980年初,经江苏省政府批准成立时码、浅集两个公社,介于这两公社之间的时码渡口一下子“火”了起来。过河上班的、赶集的、上学的、走亲访友的络绎不绝。

“最高峰时,每天往来渡口的有上万人次。”上世纪从父亲手中接过摆渡接力棒,今年已71岁的张正全回想起摆渡岁月时感慨万千:在撤渡建桥前,盐河两岸,曾有过千万次“亲朋喜相逢”的欢乐场景,也曾留下无数个“隔河千里远”的长吁短叹。遇到暴风雨雪、突发性洪涝等恶劣气候环境,渡口需要关闭或启动安全应急预案,人们因过河耽搁而误事的情况时有发生。

2015年5月,时码渡口撤渡建桥项目正式启动。消息传来,两岸群众欢呼雀跃。时码老街的村民们自发买来鞭炮,载歌载舞,热烈庆祝。2017年底,时码大桥建成通车。该桥全长513.8米,宽10米,接线1460米,设计时速40公里/小时,隔河而居的人们,一下子距离拉近了。

时码大桥建成后,曾有人写诗云:盐河滔滔藏声韵,两岸百姓抒豪情;隔河不再千里远,跨越新桥踏歌行。现如今,站在距时码渡口上游100余米的时码大桥上,车流、人流不息。

在时码大桥西边200米的金鸡坨生态农庄内,游客如织。景区负责人时培国感叹,时码大桥是名副其实的便民、富民之桥,大桥通车后,景区年接待30万游客。盐河两岸实现了村民与村集体的双增收。

图片

地点:扬州市江都区真武镇

老渡变飞虹,一座村子“活”了

初秋的傍晚,天气宜人。扬州市江都区真武镇真北村村民陈宜根散步到盐邵河边,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邱墅阁大桥。每次走到这座桥,陈宜根的心中就会生出亲切感。

真武镇位于江都区西北部,与高邮市的八桥镇隔河相望。过去,两地老百姓来往只能坐着渡船过河。2013年,有着百年历史的老渡口拆除了,村民们想到对岸需要绕行10公里,这下子,两地居民来往更加不方便了。陈宜根代表村民们将实际情况反映给了上级部门。在市、区、镇三级人大和党委政府的共同关注下,在原渡口处建设邱墅阁大桥被列入扬州市重大民生实事工程。

2016年,邱墅阁大桥正式开工建设,2017年10月建成通车。用陈宜根的话说:老渡变飞虹。

邱墅阁大桥全长551米,按二级公路标准进行建设,设计速度60公里/小时。过去,真武八桥隔河而望,现在步行只需10分钟就能顺畅到达对岸。

夙愿实现,陈宜根别提多开心,“这个桥一造,我们这个地方就‘活’了,向南到江都,向北到高邮,畅通无阻。现在晚饭后散个步,活动活动筋骨,顺便到亲戚家坐坐,都不成问题了。什么是幸福感获得感,这个就是!”

大桥的建成也获得当地企业的连声称赞。翁新益是扬州新时织布有限公司总经理,他的公司就在真武镇,公司员工里不少都是高邮人。以前他们回家只能坐渡船,很不方便,公司需要为他们准备员工宿舍。现在,有了大桥,他们每天都能回家,不仅员工开心,也为企业省下大笔人力物力开支。

“多年的堵点、痛点没了,现在自己的产品运出去、别人的货物送进来,别提多便捷了。”翁新益感慨:“桥架路通万事通,发展走上了快车道!”

图片

地点:泰州兴化大垛镇

桥建了、路修了,小车子开进村了

兴化市大垛镇小陈卞庄曾经是个交通闭塞的小村庄,北面、西面是大片的农田,向东与当地昌荣镇唐子村相连,但因没有像样的道路,出行困难。庄上近100名村民想要外出,唯一的通道就是跨越宽80米的车路河,向南摆渡,通往南岸的陈卞村。

今年69岁的陈洪波在小陈卞庄生活了一辈子。他告诉记者,过去,村里安排专人在河上摆渡,接送庄上村民到南岸。摆渡人长年居住在南岸的房子里,北岸的庄子上有人要出行,就扯着嗓子喊一声,摆渡人便将船撑过来。这样陈旧的出行方式,耗时长不算,上下河岸还极不方便,遇到刮大风下大雨,摆渡就会停摆。那时候,由于摆渡用的船不大,电动车无法上船,村民或来访的亲戚只好将电动车放在南岸,过人不过车。

出行难,从陈洪波年轻时就是困扰庄上村民的大难题。几十年如此,一直到崭新的陈卞大桥建起来。

2019年4月,当地政府开始着手撤渡建桥工作。陈卞大桥建设的同时,当地还专门修建了一条向东经过昌荣镇唐子村的农村公道,公路有三四米宽,两辆小车可轻松会车。借助这条农村公路,村民可以直达陈卞大桥。

“现在出行太方便了,出门骑电动车,几分钟就过桥到河南岸了。”陈洪波说,摆渡撤销了,桥建了、路修了,庄上停满了从外面回来的小车子,村民们的生活大变样了。

【数据】

记者从省交通运输厅获悉,近年来,江苏将“撤渡建桥”列为惠民交通重点工程,在全省各地推进建设。一座座桥梁陆续替代了渡口功能,大大改善了老百姓的出行条件,从根本上消除了渡口安全隐患。

统计显示,至“十三五”末期,江苏已彻底撤除了中小学生上下学经常通行的渡口,全部改为桥梁通行。到2022年年底,全省13个设区市中有9个建成了“无渡市”,乡镇渡口数量已经从2000年初的3000多道减少到如今的28道。到2025年,江苏还将力争实现 11个设区市撤除辖区内所有乡镇渡口。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朱鼎兆 陈咏 王国柱 笪越

摄像 杨恒国 陈金刚 于房浩 朱君贤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