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头条】19岁女孩休学照顾病重妈妈,遗憾的是,妈妈还是“走”了
2021-11-26 19:46

近日,19岁的女孩刘郦微休学照顾突发脑溢血成为“半植物人”的妈妈,并用视频记录下与妈妈相处一整年的点点滴滴,感动了很多人。11月25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刘郦微,她悲伤地告诉记者,11月18日,妈妈永远地离开了她,“弥留之际妈妈的眼里满是不舍。”失去了最亲的人,也失去了依靠,伤心之余,她对记者说:“我要坚强起来,要努力学习与生活,让在天堂的妈妈放心。”

女孩记录照顾妈妈的点点滴滴

看哭无数网友

在刘郦微照顾妈妈的视频中,她时而靠在重病的妈妈身边,时而给妈妈涂指甲油,时而两人一起躺着吃棒棒糖;她还给妈妈过生日,带着妈妈去外面晒太阳……

图片

刘郦微给妈妈过生日

温馨的画面持续了一年,遗憾的是,最终她还是没能“留住”妈妈。“11月15日我还带妈妈到外面玩了的,16日早上她的病情开始恶化了,我赶紧打120。送到医院后,立即给妈妈上了呼吸机,医生说她已经不行了,还是带回家吧。我又把妈妈带回了家。11月18日,妈妈永远地离开了我。”刘郦微对紫牛新闻记者说,那一天晚上,她签了十几份病危通知书。

“当时可能吓蒙了,什么也不懂,医生让签什么就签什么,感觉这一次妈妈真要离我而去了。”刘郦微说,11月15日,是妈妈生病至康复好转整一年的日子。为了庆祝妈妈病情好转,她才想着带妈妈到外面转一转。

她给妈妈弹琴,给妈妈做按摩,她还和只有儿童智力的妈妈躺在一起吃糖果……那一幕幕温馨的画面 ,如今都只能留在记忆里。

“弥留之际,妈妈的眼里满是不舍。”刘郦微说,幸好自己用视频记录了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想妈妈的时候能够拿出来看看。

图片

刘郦微带着妈妈出去散心

18岁毅然休学,

扛起照顾“半植物人”妈妈的重任

出生于2002年的刘郦微,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有一个可爱的弟弟,爸爸有稳定的工作,妈妈开着一家美容店。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爸爸妈妈开始争吵,后来无休无止。我和弟弟就对他们说,如果实在过不去,你们就离婚吧,省得每天都吵架。”刘郦微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四五年前,爸爸妈妈分开了,弟弟跟着爸爸,她则跟着妈妈。

“爸妈分开时,妈妈什么也没有要,我就跟我妈妈在青岛市黄岛区租房子住。”刘郦微对记者说,她在2020年考上了烟台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学的是幼师专业,妈妈的美容店生意还不错,日子过得很好。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20年11月15日,刘郦微的妈妈突然脑出血,之后接受了三次开颅手术。因为是脑动脉瘤破裂蛛网膜下腔出血,脑部先后打开三次,命终于保住了,但她却变成了生活无法自理的“半植物人”,智力相当于两三岁的孩子,且急需进行康复治疗。

“现实的情况是,姥姥姥爷年纪大了,无法照顾我妈妈,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怎么办呢?”刘郦微对紫牛新闻记者说,当时确实非常为难。2021年3月,想来想去,刘郦微回到学校,找到老师,说明了她的处境,提出了休学一年的请求。学校很同情她,同意了这一要求。

此后,刘郦微用柔弱的肩膀扛起照顾“半植物人”妈妈的重任。

8个月内在3家医院辗转

还兼职挣钱养家糊口

19岁的刘郦微成了“一家之主”,开始负责妈妈的康复训练。“从休学的3月份起,到妈妈去世之前,我陪妈妈一直做康复训练。”刘郦微说。

每天早上,刘郦微起来给妈妈洗漱、做早饭,喂妈妈吃完饭,然后带着她去医院。为防止肌肉萎缩,她帮着妈妈踩自行车,做拉伸,配合做针灸、按摩……做完康复训练后,两人回到家,刘郦微又得做午饭,喂完饭后,带妈妈继续去医院,周而复始。有时,刘郦微会带妈妈到家周围转转,有时在家给妈妈做做按摩。

图片

刘郦微和妈妈合影

刘郦微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在8个月的时间里,因为病情需要,她陪伴妈妈辗转在三家医院,不断轮换。妈妈住在医院不能回家,她就靠在妈妈身边凑合一晚上,有时在妈妈病床旁搭一张小床睡觉。

“妈妈生病后,家里没有收入来源了,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我在网络平台上筹了款,总共20多万元,非常感谢这些好心人。”刘郦微说,“因为妈妈病重,之后又接受了手术,再加上康复治疗,这笔钱很快用完了。妈妈还需要继续治疗,我们也要生活,也不能老找亲戚借,于是我找了一份兼职,一个月能挣一千多元。”

刘郦微对记者说,那份工作结束后,她又兼职做了一个网络平台的博主,靠提高点击量拿一些提成。兼在亲戚的接济下,她勉强能维持妈妈的治疗和两个人的生活。

妈妈原本只是眼珠子能动,比完全不能动的植物人要强一点点。妈妈经常会出现情绪不稳定的状况,会一直哭,白天晚上都哭,需要刘郦微不停地安慰。在刘郦微的细心照料下,其间妈妈也有情况好转的迹象。但遗憾的是,最终,因为突发癫痫,引起病情恶化,妈妈还是永远离开了刘郦微。现在,想妈妈时,刘郦微就会翻看和妈妈在一起的视频。

需要学着独立生活

想挣够学费后重返校园

妈妈去世后,刘郦微一个人生活。“爸爸有自己的家,我也是可以去的,但我想依靠自己。”刘郦微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正处在休学期的她,开始由兼职转向全职了。

“等休学期结束,我还是要完成我的学业,我不能让天堂里的妈妈担心。明年3月就是我休学的截止日期,我想继续上学。我得挣学费,挣生活费。”刘郦微说,目前她转全职上班,也一直住在公司。公司的底薪是每个月3000元,后面就是每天接到单子后,给品牌方做宣发。他们到款后,有一些提成,但不稳定。

“努力工作,继续学业,这也许是对妈妈最好的报答吧。”末了,刘郦微对紫牛新闻记者说道。

紫牛新闻记者|梅建明

编辑|张冰晶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图片视频来源:受访者提供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